首页 江西产业资讯正文

管理哲学之父查尔斯·汉迪:当确定性消失,我们该怎么做?

[ 亿欧导读 ] 必须学会原谅自己有时犯下的错误,但要记住找出犯错的原因。
管理哲学之父查尔斯·汉迪:当确定性消失,我们该怎么做?

文章来源于:华章管理,作者:查尔斯·汉迪,图片来自“123RF”

编者按: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其实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多的面临着不确定性,企业降薪裁员,员工失业,在这个充满不确定的时期,应该如何积极面对呢?管理哲学之父查尔斯·汉迪的建议值得我们思考。

文章转载自华章管理,经亿欧编辑发布,供业内人士参考。


受疫情影响,不论是管理者还是普通员工,都面临着充满了不确定性的未来。

降薪失业,创业失败?不怕,全民地摊时代来临,个体经济崛起。

面对不确定性的心态,决定了你能否抓住机遇,逆风翻盘。

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如何调整心态,积极面对?

01 确定无疑的时光充满诱惑

在过去的十年中,很多事情都已经斗转星移。

十年前,我们认为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想要到达何方,以及如何到达。

在国家内部,我们正处于里根(Reagan)和撒切尔(Thatcher)时代的鼎盛时期,在当时看来产品是多多益善的,如果能把好价格和质量关,就能生产出更多的产品。

就个人而言,虽然更加谨小慎微地谈论成就和个人财富,但我们认为贪得无厌或许也是件好事。

大家知道或者自以为知道该如何管理企业,教授不同的人追求卓越方法的管理类书籍第一次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

这是一个确定无疑的时代。

从某种意义上说,那是一段令人陶醉的时光。

确定性有其诱人之处。当我听到沾沾自喜的同事在股票和房地产市场屡有斩获,他们的奖金和房价不断飙升,我感觉世界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我甚至写了一本名为《解读组织》(Understanding Organizations)的书,认为这样的组织是可以被理解的,其行为也是可以被预测的。

有一段时间这种令人陶醉的时光似乎没有尽头。

在1987年夏天的那段黄金岁月里,我完全陶醉在股市的飙升和房地产的繁荣中。

一个开发商找到我,问我在伦敦郊区的公寓以什么价钱出售。

10年前,我们花了1万英镑买下这栋公寓,而且一直都非常喜欢住在这里。

但在1987年,任何东西,甚至是一个人珍爱的家都会被明码标价,所以我告诉这个开发商说,“100万英镑”。

“成交。”他说。

我也被自己大胆的报价吓了一跳,我冲进厨房,告诉诧异的家人说我马上会成为百万富翁。我和妻子吩咐各自的律师开始起草售房合同,我们则动身前往意大利庆祝25年来最幸福的结婚纪念日。

在那里,我怀揣着满满的自信和被物质膨胀冲昏的头脑给她在托斯卡纳(Tuscany)买了一栋别墅。

有什么理由不这样做呢?

在那个年代,一个腰缠万贯的学者还能为他的妻子做些什么呢?

管理哲学之父查尔斯·汉迪:当确定性消失,我们该怎么做?

02  1987:百万英镑的买卖,泡汤了

当然,我应该知道世界上存在一种曲线逻辑,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曲线最终总是会向下弯曲,但是知道曲线何时会弯曲的人才是智者。

只是有一段时间,我们都认为在许多方面发现曲线摆脱了原有的地心引力,人们在处理人类事务的过程中以为自己懵懂地发现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万物理论(Theory of Everything),能够复制在各个领域中取得的成功,并由此带来社会繁荣,而且有了它整个世界都将和平安宁。

10月第一周的星期四,我们从意大利回到伦敦。

那天晚上,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电视节目中的天气预报,法国海岸外的比斯开湾(Bay of Biscay)正在形成一股小型的台风。在那些日子里,就连天气预报员也言之凿凿地说:“相信我,这里不会有台风。”而就在那天晚上,英格兰南部遭遇了200年以来最严重的台风袭击。

英国并没有对台风做好应对措施,因而损失巨大。

伦敦停电了,这对下一个即将到来的星期一来说无疑是个凶兆。

黑色星期一到来时,全世界的股票市场一泻千里。

几天之内,我那价值百万英镑的买卖就泡汤了。

在开发商眼里,这样的交易就不要再梦想着赚钱了。

我现在有一栋既需要又买不起的意大利别墅,确信无疑的妄念就这样把我自己给耍了,然而这只是一件琐碎的私事。

更严重的是,事物的确定性普遍土崩瓦解,现在世界上又弥漫着迷惘、不确定和怀疑的气氛。甚至传统的敌人也开始以非传统的方式来对付我们。戈尔巴乔夫(Gorbachev)曾对里根说:“我们有秘密武器,不再是你的敌人了。”

的确,有人告诉我,尽管五角大楼为应对“冷战”中的每一次突发事件都制订了计划,但对赢得这场战争并没有稳操胜券的把握。

在同一时期,博斯基(Boesky)和其他人的贪婪把自己送进了监狱——这在他们的计划中可从未出现过,与此同时,一个又一个优秀的标杆企业跌落神坛。

当房子的主人发现他所负担的抵押贷款超过房价的下跌幅度时,资产已经变成了负数。

当许多市场的宠儿发现职业生涯戛然而止时,伦敦二手市场保时捷汽车的价格也在大幅下挫。

管理哲学之父查尔斯·汉迪:当确定性消失,我们该怎么做?

03 当确定性消失,我们该怎么办?

过去十年中的中间几年,是一个令人感到困惑的时期。

在多米诺骨牌被推倒前我们曾有过短暂的欢愉时刻,但是我们取得的都是得不偿失的战果,由此遗留下来的问题比当时需要解决的问题还要多,这些恰恰是现在的胜利者所需要担心的问题。

我们兴高采烈地试图把资本主义哲学引入其他世界,确定对我们如此奏效的事物也会对他们同样有帮助,但这种确定性并没有持续多久。

在那段时间我又写了一本书:《非理性时代》。该书主题的核心哲学是世界的变化已经很明显而且是非连续的,变化不再是依靠过去趋势对未来的直接预测。

我认为,当变化已经以非连续的形式存在时,昨日成功的过往与明天所遇到的问题就几乎没有关联,墨守成规甚至可能会把事情搞砸。

世界的每一个层面都必须在一定程度上被重新构建。

确定性消失了,新的尝试开始了。

另一位爱尔兰人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说:

“未来属于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的人,只对不确定性有把握的人,有能力和信心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思考的人。”

我相信,万物皆有不同——组织、职业、学校、社会,大部分事物应该本来就有差异,我们真正要学习的是用全新的方式应对即将到来的生活。

04 拥抱不确定性:主动去创造而不是等待

在我上学的时候,没有学到我现在还记得的任何东西,只记住了一个隐含的概念:生活中的每一个主要问题都已经被解决了。

问题是我还不知道答案。那些答案在老师的脑子里,或者在她的讲义里,但我对此一无所知。

在那个确定无疑的世界里,教育的目的是通过某种方式把老师的答案传递给我们。

这是一个荒谬的假设。

多年以后,当遇到一个我不熟悉的问题时,我就会去找专家。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充满确定性的世界里,有些问题却是崭新的,或者我可能会找到自己的答案。我的能力不断地退化,自己的潜力也被掩盖起来。

我最终意识到,学校所学的那个隐含的概念不仅是荒谬的,而且是错误的。

世界不是一个未解之谜,等待着偶然出现的天才来解开它的秘密。

整个世界,或者说世界的绝大部分是一个等待被填满的空间。这种认识改变了我的生活。

不需要再等待和观察问题要如何解决,我可以跳起来自己解决问题,可以自由地尝试自己的想法,创造自己的场景,创造自己的未来。

生活、工作、组织都有可能以不合常理的方式构建自我实现的预言。

我知道这样做会有风险,也不可避免地会犯错误,也许会铸成大错。

明智的做法是听取忠告以及智者的意见,但也不应该盲从;

应该在下水之前测试一下水温,但是要记住一旦下到水中,在每个池子中都会感到温暖;

必须学会原谅自己有时犯下的错误,但要记住找出犯错的原因。

令人欣慰的是,糟糕的记忆往往伴随着创造力。由于记忆上的懒惰和健忘,我很少有精力去阅读我应该阅读的专著,也没有精力在适当的时候去引用它们。

认为自己正在创造一个世界,而不只是在复制这个世界是件更令人兴奋的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