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产业资讯正文

戴森创始人:绝不后悔造车项目 公司35%供应链在中国

[ 亿欧导读 ] 戴森创始人:绝不后悔造车项目 公司35%供应链在中国
戴森创始人:绝不后悔造车项目 公司35%供应链在中国

文章来源于:澎湃新闻,作者:澎湃新闻,图片来自“123RF”

“终止电动汽车项目是戴森目前为止做出的最困难的决定之一。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数百位戴森工程师、科学家和设计师的精力和心血,在共同努力下我们也打造出了一辆外形优美、蕴含高科技且不会产生污染尾气的汽车,它能提供极致愉悦的驾驶体验。”近日,戴森公司创始人詹姆斯·戴森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但遗憾的是,以目前电动汽车制造业的背景来看,这个项目未来在经济上很难执行下去。”詹姆斯·戴森说。

1978年,戴森公司创始人詹姆斯·戴森在使用吸尘器清洁工作室时,对不断减弱的吸力感到十分困扰。他将吸尘器拆开后,发现机身内部的集尘袋会被灰尘堵塞,导致吸力减弱。后来,戴森从工厂中通过离心力分离油漆颗粒的气旋装置中受到了启发,并不由得开始思考:同样的原理能够适用于吸尘器吗?

戴森开始了自己的研发工作。经过5127个实验模型之后,他终于成功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款无尘袋吸尘器。

如今,戴森已经成长为由1000多名工程师组成的技术创新公司,其产品也在逾65个不同国家的市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产品系列也从最初的吸尘器系列扩展至风扇、加湿器、吹风机、美发造型器、干手器、照明灯等。

戴森公司还在近年试水了电动车项目,项目于2017年正式启动,不过在历时3年后,戴森公司还是在去年10月宣布,因电动车造价太高,为保护公司其他业务而放弃了该项目。

事实上,首款戴森电动车的原型已生产出来。据《星期日泰晤士报》,原型车是一辆七座的SUV,长5米宽2米高1.7米,续航里程可达到600英里(约合966公里),百公里加速度约4.8秒,最高时速可达到200公里。

2019年10月,詹姆斯·戴森在公司邮件中宣布放弃电动汽车制造项目。在发送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戴森承认,选择进入电动汽车行业是明智之举,公司已经研发出了出色的原型车,并且计划投入高达20亿英镑(约合200亿人民币)的资金。但由于预估高成本车型无法盈利,在出售无望的情况下,公司最终决定放弃造车,不过会保留固态电池等配套项目。

近日,戴森品牌创始人詹姆斯·戴森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书面采访,回应了戴森研发新品的逻辑、电动车项目的失败、疫情期间公司的社会责任等问题。

以下为詹姆斯·戴森和澎湃新闻记者之间的部分采访对话:

戴森从创立至今,其产品线已经从吸尘器拓展至风扇、个人护理、灯具等一系列产品,此前还结束了电动车的项目,在每进入一个创新的品类,戴森都会考虑什么要素呢?技术能力、市场需求还是成本盈利?

詹姆斯·戴森:

戴森在考虑每一个新产品研发的时候,不会从纯商业的角度出发,我们会考虑的是:这项技术是不是能够使产品性能实现质的飞跃?是否能做到在该品类里与众不同并且遥遥领先?戴森每一款新产品的研发完全是由科研、技术和产品本身主导的。我们会不断地问自己“是否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现有问题”。

比如说我们的戴森Supersonic吹风机,它的诞生颠覆了过去60年一成不变的吹风机行业。从外形到功能,为以往长期被忽略的产品问题和痛点提供了解决方案。它不仅能够实现更加快速地干发并且噪音较小,更重要的是可以呵护头发健康。在过去,大多数吹风机都是依赖笨重的马达和粗糙的加热系统,这意味着这些产品外观会比较笨重,干发速度慢,甚至对头发造成损伤。由此戴森意识到,正是马达、空气动力和热力上的技术问题让整个行业的产品研发停滞不前。

所以戴森决定设计开发一种与众不同的马达,它的直径只有一元硬币大小,能够在很小的空间里推出高压气流,类似于一个迷你的喷射发动机。

在个人护理领域,现在已经有了Supersonic吹风机、Airwrap美发造型器以及新品Corrale美发直发器,未来在个人护理领域还有什么可能性产品呢?

詹姆斯·戴森:

是的,未来戴森当然会在个人护理系列有更多的拓展!但是我目前还不能透露太多,还是希望保留一些神秘感。

每当我们研发一项新技术时,都会从中获得一些灵感启发,思考是否能把这项技术拓展运用到更多的产品中去。八年前,戴森决定要进入头发科学领域,深入研究怎样可以让头发变得光泽且顺滑,又是什么原因会导致头发干枯受损。由此,我们打造了可以说是世界上数一数二专业的头发科学实验室,投入了1.3亿美元进行头发研究,已经测试了1010英里真实的人类头发。

戴森Corrale美发直发器就是我们头发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在研发过程中我们的专家团花费了600小时进行头发研究与实验。它是目前为止唯一一款搭载柔性弹板的美发直发器,可以更好地包裹和聚拢发束,让头发受力、受热均匀,一拉成型,避免过热高温造成的头发损伤。

您如何评价已经结束的汽车项目,未来是否有重启的可能性?

詹姆斯·戴森:

终止电动汽车项目是戴森目前为止做出的最困难的决定之一。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数百位戴森工程师、科学家和设计师的精力和心血,在共同努力下我们也打造出了一辆外形优美、蕴含高科技且不会产生污染尾气的汽车,它能提供极致愉悦的驾驶体验。但遗憾的是,以目前电动汽车制造业的背景来看,这个项目未来在经济上很难执行下去。

但是我绝对不会为发起这个项目而感到后悔,我对于这辆汽车和曾为它付出辛劳的团队都感到非常骄傲。戴森从这个项目中也收获很多,比如大量关于汽车行业的研发经验和专业知识,这些启发也很快就被投入到了其他领域的研究和发展中。

是否能够透露一下中国市场对于戴森品牌的重要性?您认为为何中国消费者对戴森非常青睐?

詹姆斯·戴森:

中国市场对于戴森来说非常重要,也是我们在研发新技术的时候考虑的重中之重。中国消费者对于科技都很有经验和见解,对全新的科技和优质的设计也有着很大的需求。这种对于颠覆式产品的喜好跟戴森不断进行科技革新投资的理念也非常契合。

举例来说,戴森最近发布的Digital Slim轻量无绳吸尘器是一款专门为中国家庭研发设计的无绳吸尘器。为了更好地设计出符合亚洲用户的产品,戴森在上海进行了多次的居家试验来帮助更好地理解用户的清洁习惯和无绳吸尘器背后的人体工程学。戴森的工程师发现,中国家庭的清扫频率更高,且普遍家中使用的是硬质地板,所以他们更需要具备出众吸尘力的产品。在戴森 Digital Slim轻量无绳吸尘器的研发过程中,工程师将重点放在打造一款更符合中国家庭高频率清洁习惯的轻量机器,缩短的手柄使得体型较小的用户也能轻松使用,配合强劲的吸力来进行彻底清洁。

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跨国公司都在重新考虑全球供应链的布局。据悉,目前发往戴森的产品都是全进口的,未来是否会考虑在中国建厂,或者建立研发中心等投资机会?

詹姆斯·戴森:

戴森在中国投入巨大,供应链中有大约35%都布局在这里,并且未来也会一直维持其重要地位。戴森还在中国建立了科研中心来确保我们能真正了解中国用户的想法。2017年,戴森上海科技实验室开幕,组建了由50名工程师和协助人员组成的专家团队。不仅配备了软件设施,也设置了产品测试专用的实验室,能够充分联合硬件和软件各方面的专家,让戴森的产品更好地融入中国独有的数字化生态系统。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建立科技实验室的同时也开启了戴森和本地科技公司的各项合作。比如,戴森与百度、阿里巴巴在语音识别技术运用上实现了合作,同时还携手腾讯共同开发了专属的微信小程序。戴森现在已经可以通过一个APP为微信用户提供从售前售后咨询、产品购买注册、产品操控和数据可视化一站式服务。可以说,戴森是第一个在微信平台上提供如此全面一站式服务的品牌。

疫情对戴森产品的生产、运输、销售产生了什么影响吗?据媒体报道,戴森研发了CoVent新款呼吸机,您期望如何通过戴森的科技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帮助更多的人?

詹姆斯·戴森:

新冠病毒已经影响到了几乎所有产业,但是变化总是伴随着机遇和希望,而我认为戴森现在就处在一个可以贡献自己一份力量的位置上。我们在疫情期间与政府共同努力,争分夺秒地在30天内研发了一款全新的CoVent呼吸机。

幸运的是,现在英国整体疫情情况好转已经不再需要这些呼吸机了。但戴森不会后悔在关键时刻与国家站在一起共同付出的努力。我希望戴森的CoVent呼吸机或许仍然可以帮助其他国家应对疫情,只不过这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科学研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