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旅游景点正文

订单上涨350%,游客连发“真香”朋友圈!资本下“乡”能否助推乡村旅游突破4.0?

原标题:订单上涨350%,游客连发“真香”朋友圈!资本下“乡”能否助推乡村旅游突破4.0?

这可能是李丁至今为止经历过最火爆,也是“真香”现场最多的一个暑假。李丁是北京人,今年暑假带着一家三口来成都度假,本以为这就是一次普通的旅行,然而在旅途中不仅对在旷野乡村露营、住帐篷夜观星的“土味旅游”怦然心动,乡村+乐园、乡村+滑雪、乡村+“海滩”等等新的旅游体验也组成了他朋友圈的“真香”系列。

事实上,自7月全国跨省旅游有序开放,暑期出游热度不断攀升。马蜂窝旅游大数据显示,7月以来马蜂窝平台上“乡村游”及其相关关键词的旅游搜索热度环比上涨184%,而在小猪短租的订单中,暑期乡村民宿套餐类订单涨幅较二季度订单涨幅达350%。抛开疫情影响下人们更多选择风险更低的周边游外,不断涌现出的乡村旅游新业态已经成为新的吸引力。

需求增大、消费升级,乡村旅游投资热度随之升温,资本下乡会不会让乡村旅游成为新“蓝海”?又能不能助推乡村旅游突破4.0?

订单上涨350%,游客连发“真香”朋友圈!资本下“乡”能否助推乡村旅游突破4.0?

乡村旅游到底有多火?

暑期乡村民宿订单较上季度上涨350%

乡村旅游到底有多火?马蜂窝旅游大数据显示,7月以来马蜂窝平台上“乡村游”及其相关关键词的旅游搜索热度环比上涨184%。

来自小猪短租的数据显示,从3月起近郊周边游恢复迅速,乡村民宿需求旺盛,尤其是暑期乡村民宿套餐类订单涨幅明显,相较于二季度订单涨幅达350%。

与此同时,游客对乡村旅游的体验也越来越深刻,不止于以往“农家乐”、采摘园、垂钓等旧式体验。大家的乡村游都怎么玩?“总体来看,农业观光、旅居避暑、休闲娱乐等是暑期乡村游消费的主要需求动机。”同程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程超功通过大数据表现分析,其中乡村及农业主题的文旅综合体深受亲子家庭人群的欢迎,成都、泸州、巴中、德阳等市暑期乡村游比较活跃,和海田园、乡瓣童年田园综合体、邛人部落、清溪谷旅游区·花田酒地景区等人气较高。

“乡村游太火了,真香!”这是李丁朋友圈暑期游“真香”系列中的一条,而定位显示为德阳和海田园综合体,下面配图不仅有花田小火车,还有白色沙滩、蓝色海水和高大的棕榈树,俨然一副“马尔代夫”的既视感。与这一条朋友圈组成“真香”系列的还有青城山的民宿、都江堰的滑雪场、邛崃的邛人部落……

展开全文

订单上涨350%,游客连发“真香”朋友圈!资本下“乡”能否助推乡村旅游突破4.0?

和海田园

不难发现,这些点位都分布在成都周边3小时交通圈的辐射范围,出游的模式也并不仅限于乡村,而是拓展出了乡村+乐园、乡村+运动、乡村+文创等等模式。即便是在乡村游体验中不可缺少的民宿类型上,也裂变出了不同的品类,传统村落、风俗文化体验、房车露营、漂流探险类热度持续增长,川渝、海南省、江浙沪地区成为最受用户预订民宿的旅游目的地。

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除了数量上升,可供游客选择的乡村民宿新业态也越来越丰富。根据小猪在飞猪的民宿旗舰店铺数据显示,树屋类暑假房源预定量增加近40%,营地帐篷类房源预订涨幅达60%,非标套餐产品订单整体增幅近50%,成都周边如熊猫森林太空舱民宿、民谣里贝壳房民宿、凡朴木屋民宿、西西里星空泡泡屋等网红乡村民宿也是呈一房难求状态,十分火爆。

订单上涨350%,游客连发“真香”朋友圈!资本下“乡”能否助推乡村旅游突破4.0?

↑熊猫森林太空舱民宿 图片来源见水印

资本“下乡”

乡村旅游吸引各类资本

乡村游火了,也让更多的目光投注到这一领域,小猪短租就是其中之一。今年3月份起,小猪在成都站的5位城市开发经理,全部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乡村,将乡村民宿作为其新的业务增长点。

成都城市开发经理陈文令负责开拓青城山、峨眉山、甘孜、阿坝等地的乡村民宿,“这些地方和成都相距一两百公里,跑一趟需要两三天,但仍有许多成都人乐于前往。”据小猪短租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小猪平台上有3000多套位于成都周边及四川核心旅游景点的乡村民宿房源,比2017年开始拓展乡村民宿时,翻了足足三倍。

怎么会增长的这么快?“在疫情压力下,长途旅行变数太多,出境游则彻底归零,只有城市周边游风险最低,这可能是乡村游成为大受欢迎的原因。”在市场的热切面前,这样的猜测似乎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更多的经营者、或者是投资人更加在乎的,是如何“乘热打铁”。

比如等风来团队,在天府新区打造了一片稻田亲子农场,把泰国清迈的田园风格搬到了成都,正成为网红打卡的又一个周末好去处;再比如,海螺沟的民宿主,在2020年新上了3个民宿客栈,目前在磨西古镇又拥有5家不同风格的民宿,大大提升了民宿在当地的品质,整个暑假期间房源供不应求。

订单上涨350%,游客连发“真香”朋友圈!资本下“乡”能否助推乡村旅游突破4.0?

天府新区稻田亲子农场 图片来源见水印

对这样的一种趋势,小猪联合创始人王连涛并不意外。“乡村民宿的需求不容忽视,明显能看到一些核心城市,周末度假的人越来越多,对品质的需求也越来越高。而在政策层面,乡村民宿与乡村振兴的政策吻合,没有城市中的不确定性,大家愿意把资源投入进来。”王连涛分析。

乡村旅游投资并不仅仅是在民宿领域。《四川省旅游投资白皮书(2018年)》显示,在旅游投资热点领域方面,乡村旅游吸引各类资本,成为吸金最多且数量最大的旅游投资项目。仅2017年,乡村旅游投资项目数量达到304个,投资金额达到231.1亿元,在各类型项目投资数量与金额排行中均位列第一。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德阳和海田园综合体、邛崃邛人部落等近年来实施的一大批乡村旅游投资项目,也让乡村+乐园、乡村+运动、乡村+文创等等新业态成为吸引广大游客的新亮点。

提档升级

实现乡村旅游4.0版突破

如果将1986年中国第一家农家乐“徐家大院”在成都的诞生作为乡村旅游的“创世纪”的话,30多年后的中国乡村旅游已经从1.0版不断升级到3.0版。疫情影响下,乡村旅游火爆的背后是市场需求的不断释放,这是否意味着乡村旅游将迎来新一轮的投资与消费热潮?乡村旅游又能否借此完成4.0的突破?

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看来,从乡村旅游发展的角度来说,其实一直处于不断提档升级的过程,“从最开始的农家乐,发展到民宿产品,再到莫干山的乡村旅游综合体,本身是一个不断提档升级的过程,而乡村+乐园、乡村+运动等新业态的涌现,也是乡村旅游产品不断升级、不断丰富的过程。”吴丽云认为,在乡村旅游不断提档升级的过程中,乡村旅游投资的热度也在持续升温。

订单上涨350%,游客连发“真香”朋友圈!资本下“乡”能否助推乡村旅游突破4.0?

↑天府沸腾小镇。食客一边在湖边吃火锅,一边观看表演。

事实上,从以往数据看,乡村旅游一直是国内旅游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及国内旅游投资的重要领域。2017年,乡村旅游接待人数25亿人次,占国内旅游人数的二分之一,乡村旅游投资4733亿元,占当年国内旅游投资总额的近三分之一。同时,乡村旅游是旅游产业融合发展最早的领域,是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重要载体,也是解决贫困人口脱贫的重要路径之一。因此,乡村旅游在投资中的吸引力仍将不断强化。

“从长远看,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乡村旅游的投资热度会继续保持。”吴丽云认为,在疫情常态化的背景下,以乡村旅游为代表的周边游大受欢迎,更应该借此机会加大提档升级力度,以此来实现乡村旅游4.0版的突破。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乡村旅游行业人士的赞同。“今年成都乡村旅游涌现出了不少的新业态,但不可否认,由于缺乏规划,有的地方产品趋同,存在同质化现象,有的热门乡村,旅游经营户多,存在盲目发展和过度投资等问题。”成都市乡村旅游产业商会副会长兼会员部主任吴海宏坦言,要突破乡村旅游4.0版,成都乡村旅游尚需提档升级,经营者要打破固有经营方式,提升服务标准。

红星新闻记者 李彦琴

编辑 陈怡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