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新闻动态正文
原标题:两所学校,十年青春,只为一颗初心

莲花山乡,一个距离上饶鄱阳县城区100来公里的偏远乡,整个乡都在山上,当地人常说:“要上莲花山,得转108个弯。”潘村教学点在莲花山乡最北边,鄱阳与浮梁两县交界的山上,中湾教学点则是潘村教学点的一个附属教学点, 坐落在崇山峻岭,位置更加偏远。

有这样一位女老师,名叫江晓婷,是婺源人,2010年师范毕业后就去了潘村教学点,2015年主动去了中湾教学点。

初遇,一场欢喜一场忧

2010年,江西省组织招聘特岗教师。在录取名单中看到自己的名字,江晓婷特别高兴。“成为一名人民教师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看到自己被安排到莲花山乡教学点,当时我很开心,因为我看了下地图,莲花山离我老家婺源很近,这样我回家就近多了。”江晓婷说道。

两所学校,十年青春,只为一颗初心

去学校报到的那天早上,虽然下着大雨,但江晓婷心情却很激动,“那时想到自己马上就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肩负着教书育人的责任,将来桃李满天下,就很有自豪感和成就感。”载着江晓婷的车在莲花山上蜿蜒前行。“上趟莲花山不容易啊!小姑娘,你以后辛苦了。”开车的师傅说道。

摇摇晃晃了三个多小时才到莲花山中心学校。看到江晓婷的到来,学校领导特别高兴。“欢迎加入,山里孩子的教育全靠我们,我们都要努力做好这份工作。”寒暄后,学校领导送江晓婷去了潘村教学点。

“虽然莲花山乡很远、很偏僻,但还是可以接受的。”江晓婷说,当走进潘村教学点,她心里五味杂陈,映入眼帘的只有一栋两层高的教学楼,淡黄的教学楼斑驳不堪。教室里面,只有零星的几张破旧课桌和一块黑板,黑板上的漆也脱落了,坑坑洼洼。

那天晚上,江晓婷抱着膝盖坐在学校宿舍的床上,看着房顶漏下的雨滴落到水盆发呆。“当时我想了很多,看着这边的环境,我默默流了很多次眼泪,几乎有一万个理由催促我去找领导辞职,可我真的很喜欢教师这个职业,最后我不断地告诉自己,先坚持做着看看吧,如果实在不行,再去辞职。”抱着这样的想法,江晓婷在莲花山乡落下了

相恋,教师的责任和荣耀

莲花山乡有12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却不到1万,整个乡镇很是寂静。放学后,走在乡里的路上,举目望去,空无一人,传入耳中的只有鸟鸣和家畜的叫声。这样的环境总会让人倍感孤独。“同一批考过来的同事们都陆续走了,就剩我一个还在莲花山了。”江晓婷说。

展开全文

一聊到潘村教学点的教学,江晓婷就有说不完的话。据她介绍,在莲花山乡,大部分年轻人外出打工,留守村落的是老人和孩子。由于爷爷奶奶自身文化水平不高,对孩子管教有心无力,再加上学校教学条件有限,孩子们的综合素质不高。“虽然孩子的成绩比不过城里的孩子,但他们对知识更加渴望,每当我站在讲台上,看着他们求知若渴的眼神时,心中就有一股强烈的责任感油然而生。当我在黑板上板书时,当我将文化知识讲给孩子们听时,我心中的孤独感被驱赶走了,我感觉在做一件伟大的事,发觉我深爱着这份光荣的职业。”江晓婷告诉记者。

为了帮助孩子们提升成绩,江晓婷竭尽所能。教学之余,她常去家访,时常上门帮忙辅导孩子,并有针对性地分享教导孩子的方法,让家长也能够更有效地教导孩子。“我和孩子们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所以现在孩子们在县城求学中的喜怒哀乐都会跟我分享。” 江晓婷说。

深爱,心灵的扎根

江晓婷在莲花山乡任教已经10年了,其中在潘村教学点任教5年,之后去了潘村教学点的附属教学点中湾教学点,是一个比潘村教学点位置要更偏远、条件更艰苦、教学难度更大的教学点。“2015年,我主动要求去中湾教学点工作,所有人都不理解,别人都想方设法走出大山,而我却还要走进更深的山里,有人开玩笑说我脑子是不是坏了。”江晓婷说,刚去中湾教学点的时候,只有一位老师和几个学生,学校还在建,她们就在村里大礼堂里临时搭建了一间教室,用一支粉笔和一块黑板给孩子们进行启蒙教育。

“其实无论在哪工作都是一样的,只要认真 做,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江晓婷说。中湾教学点不大,人也少,实行一二年级复式班教学,所以在管理机制上不够完善,教学点的工作很繁忙,每天一睁开眼就要开始忙碌,有人说江晓婷就像在与时间作战。虽然一整天的工作已经够她累的,但她依然每天都利用自己午休和下午放学的时间为学生辅导功课。“孩子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获取知识的渠道基本只限于学校。对于刚入学的孩子来说,如果不主动引导和帮助,他们就很难跟上教学计划,所以再累也得帮他们。”

如今,江晓婷已经在莲花山成家,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莲花山人。2019年,她调到莲花山乡中心学校任教导主任一职。为了全身心地投入教育工作,江晓婷每个周日都提前到学校住校。“现在,身上的责任也更重了,我会继续坚守教师的初心,教育好山区的孩子们。”江晓婷充满信心地说。

推 荐 阅 读

来源:鄱阳发布

本栏目编辑:陈晗子

责任编辑:汪增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