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新闻动态正文

陈沁:用数据说话,是谁把外卖员“困在系统里”?

原标题:陈沁:用数据说话,是谁把外卖员“困在系统里”?

陈沁:用数据说话,是谁把外卖员“困在系统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陈沁 (数联铭品首席经济学家,毕业于复旦大学,曾任教于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文 | 陈沁 (数联铭品首席经济学家,毕业于复旦大学,曾任教于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半年增加百万骑手,24.7%的骑手学历在大专以上,只能说明这个职业尽管苦却已经比其他许多职业更具有吸引力。

近日,《人物》杂志社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成为关注热点。文章指,在外卖平台系统的算法与数据驱动下,外卖骑手的配送时间被大大压短,而骑手为了避免差评、维持收入,不得不选择逆行、闯红灯等做法,极大限度地压榨着自己的身心健康。

关于外卖员处境的讨论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舆论普遍把“罪恶”指向平台的算法,但笔者认为,问题的根源并不在这,那么根源在哪?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先讲一个故事,叫“道旁苦李”。

传说,王戎从小就非常聪明。他7岁时,有一次和几个小伙伴一块儿外出游玩,发现路边有几株李树,树上的枝条上,结满了李子,而且看上去一个个都熟透了。小伙伴们一个个高兴地竞相攀折树枝,摘取李子。惟有王戎站在一旁,一动也不动。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去摘李子。王戎笑着回答:“那树上的李子肯定是苦的,摘下来也不能吃。你看,这李树都长在道路旁,上面结了那么多李子,却没有人摘,要不是苦的,能会这样吗?”

传说,王戎从小就非常聪明。他7岁时,有一次和几个小伙伴一块儿外出游玩,发现路边有几株李树,树上的枝条上,结满了李子,而且看上去一个个都熟透了。小伙伴们一个个高兴地竞相攀折树枝,摘取李子。惟有王戎站在一旁,一动也不动。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去摘李子。王戎笑着回答:“那树上的李子肯定是苦的,摘下来也不能吃。你看,这李树都长在道路旁,上面结了那么多李子,却没有人摘,要不是苦的,能会这样吗?”

再说一个事实:

展开全文

2020年上半年,以美团为例,新增有单骑手达到138.6万人,其来源前4名如下图所示(完整榜单可参考美团的《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

陈沁:用数据说话,是谁把外卖员“困在系统里”?

该报告源自美团对10000多名骑手的问卷调查,其中工作时长和收入都是被调查到的骑手自己填写的,不是来自美团平台计算,所以不管是“每天3小时月收入4000”,还是“每天8小时收入过万”,都是来自这批数据的计算,这里的工作时间,是骑手的接单派送时间,不包括待机时间。

那么问题来了,外卖骑手这颗李子,到底是比别的李子更甜呢,还是更苦?

说到这里,可能已经有读者义愤填膺——你凭什么说外卖骑手不苦?!

不要着急,真正的问题才要展开。因为我并没有说外卖员不辛苦,真正的问题是:

  • 为什么百万来人上赶着来吃这份苦?

  • 为什么年轻人不去做工厂了?

  • 为什么年轻人不去做零售了?

  • 为什么年轻人不自主创业和做小生意?

  • 为什么很多年轻人连办公室白领都不愿意做了,要来做外卖骑手?

为什么百万来人上赶着来吃这份苦?

为什么年轻人不去做工厂了?

为什么年轻人不去做零售了?

为什么年轻人不自主创业和做小生意?

为什么很多年轻人连办公室白领都不愿意做了,要来做外卖骑手?

在公布答案前,读者可以想一想,如果自己要去选择外卖员这份职业,那到底是什么吸引了你?

公布答案,下图同样来自美团对骑手的问卷调查。

陈沁:用数据说话,是谁把外卖员“困在系统里”?

可以看到,排名前两名的原因是:

1,时间灵活。

2,多劳多得。

先来说时间灵活。外卖骑手,比起工厂,比起办公室职员,服务员,甚至是做生意来说,都具有更灵活,以及更短的工作时间。2019年,美团骑手的工作时间分布是这样的——

陈沁:用数据说话,是谁把外卖员“困在系统里”?

可以看到,近60%的骑手,每天工作4小时以下。

这奇怪吗?不奇怪。因为除了早餐之外,一天的饭点高峰也就两三小时。其他时间的单量和高峰期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再来说多劳多得。根据美团的数据,2020年,45.7%的骑手每月获得收入为4000-8000元,7.7%的骑手月收入超过一万元。

现在我们来做个简单的计算:一万元的收入,对应了多久的时长?计算很简单,骑手是一个计件制工作,占比7.7%的万元收入,对应的骑手,其工作时间时长是在7-8小时之间:

陈沁:用数据说话,是谁把外卖员“困在系统里”?

根据收入分布,收入在4000-8000与10000元以上的骑手有53.4%,加上收入在8000-10000之间的,至少有60%-65%的骑手的收入在4000元以上。那么,在60%-65%百分位的4000元收入骑手,对应的工作时长是多少呢?

陈沁:用数据说话,是谁把外卖员“困在系统里”?

月收入4000元,60-65%的收入百分位,对应的是每日工作时长是2-3小时。

根据2019年流动人口动态监测数据,我们可以算出不同教育程度的人在每日工作8小时情况下的平均收入(收入经过前后2%截尾):

陈沁:用数据说话,是谁把外卖员“困在系统里”?

可以看到:

  • 每天干2-3小时外卖送餐,月收入4000元,对应的是一个高中/中专劳动力在每天8小时工作下的平均收入。

  • 每天干7-8小时外卖送餐,月收入10000元,对应的是一个研究生劳动力在每天8小时工作下的在前25%分位点的收入。

每天干2-3小时外卖送餐,月收入4000元,对应的是一个高中/中专劳动力在每天8小时工作下的平均收入。

每天干7-8小时外卖送餐,月收入10000元,对应的是一个研究生劳动力在每天8小时工作下的在前25%分位点的收入。

这说明什么呢?

今年2-3月,疫情对经济影响最大的时期,失业率达到6.2%,8000万人虽未失业却在家待岗。此时的你,如果年轻,学历不高,没法去做996的程序员,那么除了外卖骑手之外,你能不能找到一份每天工作2-3小时就可以挣4000块的工作?能不能找到一份每天工作7-8小时就能挣一万块的工作?

不能。

那为什么不做外卖骑手?

许多年轻人确实是这么做的:

陈沁:用数据说话,是谁把外卖员“困在系统里”?

2020年,大专以上学历的骑手占比达到了24.7%——大专毕业,去做外卖骑手,已经丝毫不罕见。人人都说道旁苦李,可事实证明,外卖骑手,已经是那么多可选的李子里相对比较甜的那一颗了。

因此,外卖骑手之苦,本质上是由其工作性质决定的——

  • 这是一份用2-3小时饭点外卖来挣上7-8小时坐班工资的工作;

  • 这是一份用每天7-8小时的劳动就够得上程序员996月收入的工作。

这是一份用2-3小时饭点外卖来挣上7-8小时坐班工资的工作;

这是一份用每天7-8小时的劳动就够得上程序员996月收入的工作。

更短的劳动时间,对应的必然是强度数倍于其他同等工资的工作,若非如此,外卖骑手中大专学历的占比,可能就不止四分之一了。

这里的矛盾,不在于系统或者算法给送餐员选了多紧张的路线,限制了多少送单时间——事实上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系统能优化的效率十分有限,而外卖骑手在送餐高峰期的工作超负荷,早在这样的算法和系统出现前就存在了。

真正的矛盾在哪里?

回到上文,为什么人们选择做外卖骑手?

1,时间灵活;2,多劳多得。

这两条原因,反映的正是当今年轻人的需求,以及真正的问题所在——外卖挣的钱,本质上就是一种计件工资,首先,它到账相对固定,满足了许多年轻人对收入安全性的渴望。

其次,它需要在一个相对固定的时间内完成,其效率体现在单位时间送餐量里面。流水线也是计件工资,但效率提高到了一定阈值无法上升后,老板会提高员工工作时长,而送餐不会增加工作时间,高峰期总是那么两三小时。

那么,为什么这一批年轻人,宁愿选择需要逆行、违反交通规则并在一定程度上冒着生命危险的外卖行业,也不愿意进入流水线?因为对自由支配时间的需求。从国家统计局《2008年时间利用调查资料汇编》和《2018年全国时间利用调查公报》可以看出,中国年轻人最显著的一个特征就是,“越来越少的自由时间”。

而在外卖骑手这里,稀缺自由时间,被工作时间——也就是上班族们集中的饭点——给释放出来了。所以,你看到的,是外卖员在饭点时段手持N份快递左冲右突,捉襟见肘;你看不到,或者看到了也没有注意到的,是送餐员在饭点以外的时间在路边聊天,打游戏,看视频。而这段可以让人自由支配的时间,正是吸引许多外卖骑手从事这一职业的关键。

到这里,问题的答案已然呼之欲出——

外卖骑手之苦,其根本矛盾在于广大上班族们都要吃饭,而他们只能在这两小时里把两顿饭给吃完!

这不仅是造成外卖骑手在工作高峰时段被压榨,被控制的根源,反过来也是吸引许多人加入这一职业的根本原因——大家都要吃饭提供了安全性,必须在两小时内吃完则防止了工作时间延长。

只要上班族们吃午饭的时间在缩短,外卖骑手的工作时间也会缩短,且他们的单位时间送餐量也需要提升。

那上班族们的午饭时间,近些年来是增长了,还是缩短了呢?我没有找到合适的数据,请大家自己想一想身边的情况吧。

这边的需求一头,是工作时间不断被延长,休息时间吃饭时间不断减少的上班族——那么在供给一头,就是工作时间不断缩短,但高峰时期工作超负荷越来越严重的骑手。这两者是硬币的两面,且会不断相互加强,形成两个极端。

所以,如何帮助高峰时段被系统压榨的外卖骑手?

让外卖骑手转行,给送餐企业施压,让他们不要压榨骑手?半年增加百万骑手,24.7%的骑手学历在大专以上,只能说明这个职业尽管苦却已经比其他许多职业更具有吸引力。

对外卖骑手客气些,少投诉,多等待?事实上就是那么多人要吃饭,吃饭时间就那么短,再客气,也得把饭送到,否则赶不上下午上班。今天饿了么的《你愿意多给我5分钟么》的文章想必大家也都看到了,我觉得这个文章特别好,最好的一点就在于,很多上班族看到这篇文章的标题就会迅速意识到,骑手的工作超负荷,把原因归咎于消费者缺少一点耐心,或者平台逼骑手太紧,是多么荒谬——饿了么加5分钟等待,上班族就不得不换平台了。真正的原因在于,很多上班族自己真的连吃饭的五分钟都没有,那到底拿什么分给骑手?

最直接的解决方式,是将饭点分散,午休延长,有的上班族上午11点吃,有的上班族下午2点吃,把外卖的工作从一小时分摊到三小时,那么骑手的单位时间工作量就下降了,无需一小时送10单;同时送餐员收入4000元的工作时长也会从2-3小时延长到6-9小时,那么自然也就不需要在一小时内穿针引线极限提高匹配效率的系统,外卖骑手也就不会困在系统里了。

只不过,老板们是不是愿意增加企业的午休时间呢?上班族们是不是愿意把午饭时间推迟到下午两点呢?骑手是不是愿意从事一份和流水线工人具有相同工作时长的计件制工作呢?

这就是本文不能解决的另外一些问题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责编邮箱:yanguihua@jiemi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