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新闻动态正文

未解禁先抛25.08%减持计划,亚光科技股东为何急不可待套现?

原标题:未解禁先抛25.08%减持计划,亚光科技股东为何急不可待套现?

未解禁先抛25.08%减持计划,亚光科技股东为何急不可待套现?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 | 赵阳戈

记者 | 赵阳戈

亚光科技(300123.SZ)的一份减持预披露,令市场反响剧烈,一则减持量巨大,二则欲减持的筹码大部分要在下个月才能实现流通,显得如此急不可待。

巨量减持

9月9日晚间消息,亚光科技于近日分别收到控股股东湖南太阳鸟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太阳鸟控股)、股东嘉兴锐联三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嘉兴锐联)、股东天通股份(600330.SH)、股东北京浩蓝瑞东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浩蓝瑞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浩蓝铁马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浩蓝铁马)的《关于减持亚光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相关事宜的告知函》。

内容显示,太阳鸟控股计划在约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太阳鸟控股总计持有20.5%的筹码,其中流通股1.21亿股,限售股8564.76万股;嘉兴锐联则计划最高减持9.66%,其本身也共计持有9.66%,减持时间为2020年10月23日限售股解禁之日起的6个月内;剩下的天通股份、浩蓝瑞东、浩蓝铁马也与嘉兴锐联类似,手头的筹码均需在2020年10月23日才得以解禁,天通股份手握6.9%的亚光科技筹码,也计划最高减持不超过6.9%,浩蓝瑞东和浩蓝铁马则合计计划减持不超过5.52%,对两者来说同样是“清仓”的方式。几项数据叠加起来达25.08%,所以一夜之间,亚光科技遭受卖压的乌云笼罩。

盘面看,从9月9日往前数10个交易日里,日均成交量5672万股左右,25.08%的筹码即2.55亿股左右,常规看5天能消化,但突然之间一群股东以“清仓”的姿态宣布退出,巨量减持预期之下,还是令市场闪了腰。

未解禁先抛25.08%减持计划,亚光科技股东为何急不可待套现?

展开全文

9月10日一开盘,亚光科技差不多就跌停开盘,几经挣扎后,仍以-20%收工;9月11日以跳空低开以-16.61%的跌幅开盘,又是一番隔着屏幕的交战,截至11日收盘,亚光科技涨跌幅为-10.95%,2天时间,市值损失61亿元。

减持的是谁

亚光科技于2010年9月28日上市,是原太阳鸟在收购成都亚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亚光电子)基础上改名而来,太阳鸟本是游艇、商务艇和特种艇系统方案的提供商,连续多年公司复合材料船艇产销量位列内资企业第一名。在2017年9月,上市公司太阳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完成亚光电子97.38%股权的收购,一跃成为国内体量最大的军用微波射频芯片、元器件、组件和微系统上市公司,是我国军用微波集成电路的主要生产定点厂家之一。

2017年该公司录得9655.71万元净利润,同比增幅428.5%;2018年净利润上升至1.59亿元,同比增长65.13%;2019年2.8亿元,同比又再度增长83.46%。

2020年上半年稍显懈怠,录得4924.57万元净利润,同比下滑34.73%,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亚光科技在上半年3月份完成2020年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的期权授予,授予132名激励对象4795万股期权,公司按照《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于2020年上半年摊销股权激励费成本总计4086.68万元并计入当期管理费用。

至于上述的减持方,则要追溯到3年前,据2017年9月18日的草案显示,当时的太阳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太阳鸟控股、南京瑞联三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南京瑞联)、天通股份、海宁东方天力创新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海宁东证蓝海并购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浩蓝瑞东、浩蓝铁马、深圳市华腾五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深华腾十二号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周蓉等10名交易对方持有的亚光电子97.38%的股份,当时的对价是12.95元/股,总金额33.42亿元。

太阳鸟控股还承诺亚光电子在2017年度、2018年度以及2019年度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16017.25万元、22116.98万元、31384.97万元。而上述这批交易方所获取的股份其锁定期安排就是36个月,算起来也正是2020年的10月23日。所以前述嚷着要解禁就要减持的太阳鸟控股、嘉兴锐联、天通股份、浩蓝瑞东、浩蓝铁马也就在其中。至于嘉兴锐联,其曾用名正是南京瑞联。

未解禁先抛25.08%减持计划,亚光科技股东为何急不可待套现?

来源:通达信

未解禁先抛25.08%减持计划,亚光科技股东为何急不可待套现?

来源:通达信

未解禁先抛25.08%减持计划,亚光科技股东为何急不可待套现?

来源:天眼查 减持或影响股权格局

据亚光科技证券部描述,因为股东们是同一天解禁,所以几乎是前后脚收到了减持告知函,上市公司在2个交易日内进行了披露,至于后续股东什么时候减持、减持方式、是否按期完成,都具有不确定性,后续公司会根据相关规定披露减持进展。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股东的减持方式。据亚光科技公告显示,太阳鸟控股减持的不超过3%股份中,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的股份最多也不超过1%,其余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嘉兴锐联欲减持的不超过9.66%的股份中,需要采用集中竞价交易的股份也不会超过2%,其余将采取大宗交易(不超过4%)和协议转让(单个受让方的受让比例不得低于公司股份总数的5%)来完成;天通股份这厢,采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完成的减持额度也不超过1%,采取大宗交易方式不超过2%,采取协议转让方式,天通股份股与一致行动人合计减持股份的总数不低于5%,且单个受让方的受让比例不低于公司总股本的5%;浩蓝瑞东和浩蓝铁马也差不多,采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不超过1%,采取大宗交易方式不超过2%,采取协议转让方式的,单个受让方的受让比例不得低于公司股份总数的5%。

从上述可见,股东的减持大概率会走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的方式,那么极端考虑非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的转手,都是被一个主体受让的话,这甚至还可能会造成亚光科技股权结构上变局,毕竟从目前看太阳鸟控股对亚光科技的持股比例为20.5%,假如上述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的减持是顶格完成的,那也只能消化5%的比例,剩下的20.08%还需要通过非集中竞价交易方式来完成。

未解禁先抛25.08%减持计划,亚光科技股东为何急不可待套现?

来源:通达信

另外,从股权结构来看,嘉兴锐联、浩蓝瑞东、浩蓝铁马都是投资型法人,减持变现无可厚非,而天通股份这厢,其动机却有直言。

未解禁先抛25.08%减持计划,亚光科技股东为何急不可待套现?

来源:公告

未解禁先抛25.08%减持计划,亚光科技股东为何急不可待套现?

来源:公告

未解禁先抛25.08%减持计划,亚光科技股东为何急不可待套现?

来源:公告

公开信息显示,天通股份在描述欲减持亚光科技时表示,“将根据实际发展需要,择机减持所持有的亚光科技股份。亚光科技作为公司其他权益工具投资,其减持收益计入‘其他综合收益’,故不影响公司损益,但有利于实现公司长期产业投资回收,有利于增加公司可支配资金,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有助于公司自身产业发展与对外产业投资的良性循环。”

其实从2019年10月份,天通股份也还授权公司管理层通过深交所证券交易系统(包含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等方式)根据市场情况择机减持其所持的部分博创科技(300548.SZ),减持的目的同样是“根据实际发展需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