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旅游景点正文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原标题: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 丰》

信丰县地处江西南部,是江西毗邻广东版图最大、人口最多的县。全县国土面积2878平方公里,总人口80万。自古以“饶谷多粟、人信物丰”著称,县名即取“人信物丰”之意。这里有“江南第一宋塔”——大圣寺塔、“江西最有价值古桥”——玉带桥,千年古县,文脉悠久。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谷山景区

谷山景区位于江西省赣州市信丰县城西郊,是信丰生态文化建设的新名片。信丰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围绕构建“食、住、行、游、购、娱、养、学”的多维度生态文化深度休闲体系,规划建设了信丰阁、生态科普馆、精品茶花园、环山景观绿道、森林乐园、水上乐园、夜间动物园、客家美食风情街、山地度假酒店、都市田园综合体等一系列高品质的文化体验与生态休闲类旅游项目。让广大市民与游客或身处繁华深处享静谧悠然,或隐匿山水之间拥城市繁华,离尘不离城,鉴繁华亦见繁花。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信丰阁】

展开全文

信丰阁是谷山景区的核心景观,为信丰有史以来最宏伟的标志性仿古建筑,由主持黄鹤楼重建工程的中南建筑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负责设计建造,由信丰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进行管理,高50.988米,占地面积8.9亩,其整体形态犹如巨龙,伏卧于峦山之巅,成为信丰新的文化地标、精神家园、艺术殿堂。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大圣寺塔】

信丰的大圣寺塔,位于信丰县城北孝义坊,建造北宋治北元年。砖木结构,六面九层十八级,三面假门,三面真门,塔内有藻井绘画,穿壁绕平座回廊可登顶端。挺拔秀丽,雄伟壮观,高66.45米,属江南北宋最高塔。因塔上发现木雕像铭文“大圣寺”而得名。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玉带桥】

玉带桥,位于信丰虎山乡中心村、隘高至龙洲的虎山河上,建于清代,独特,其弧形如玉带飞跨于崇山峻岭之中,凌架于滔滔激流之上,墩三孔,层楼式形状。古代,玉带桥为信丰通往广东兴宁、和平县的交通要道,以结构奇特,气势雄伟而闻名于赣、粤、闽等地,留下了“远近闻名玉带桥,两岸峻峰入云霄。奔腾河水泻千里,玉带飞锁两山腰”的赞誉。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永吉围】

“永吉围”位于信丰县南部的小江镇山香村,山香村生态优美,环境污染少,自然条件优越,水资源和森林资源丰富,具有田园风光和乡村特色。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陈毅雕像】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油山烈士纪念碑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上乐塔】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上乐塔】

信丰是中央苏区21个全红县之一,是著名的“赣南四整”——“信丰整纪”所在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曾在这里进行了伟大的革命实践。中央红军长征在信丰六战六捷,成功突破了第一道封锁线。有感于此,陆定一写下了“十月里来秋风凉,中央红军远征忙;星夜渡过于都河,古陂新田打胜仗”的豪迈诗句。毛泽东曾在位于信丰县古陂镇的中革军委深情凝重地说:“我们欠根据地人民的实在太多了!”这里是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核心区,是抗日民族革命战争的重要战略支点,是新四军的发祥地。项英、陈毅在油山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留下了《赣南游击词》《油山埋伏》《野营》等光辉篇章。这里涌现了曾思玉、曾保堂、彭寿生、童国贵、李长暐五位开国将军,孕育了“敢突破、善坚守、整纲纪、求胜利”的革命精神。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信丰百里脐橙带】

信丰是赣南脐橙发祥地,是中国唯一的脐橙标准化示范区、赣南脐橙出口基地、国家级出口食品农产品(脐橙)质量示范区。这里的脐橙品质极佳,荣获“国优”产品称号,是A级绿色食品,一直畅销海内外。现有种植面积20多万亩、年产量20余万吨。农夫山泉公司在这里建有世界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鲜果加工厂,打造了国家4A级景区——中国赣南脐橙产业园。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特色乡村——球 狮村】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大 阿 子孙龙】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大 阿 子孙龙】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信丰马灯】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瑞狮引龙】

手绘动漫《这里是信丰》,一起来看看别样的“守信之地”

【古陂蓆狮、犁狮】

【免责声明】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来源:有爱赣南

编辑:胡代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