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生活资讯正文
原标题:杨钢:手绘花田蓝图的致公党人

◆ 致公党南岸区委会副主委

◆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旅游与服务管理系教授、博士

杨钢:手绘花田蓝图的致公党人

近年来,酉阳县的“凉区”花田乡“热”了起来。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而来,只为一睹那壮美梯田,吃上一碗地道的花田贡米,再去土家族苗族特色村寨逛一逛。他们流连于那小桥流水人家,陶醉在那民俗风情古意,犹如置身“桃花源”,已忘路之远近。

4年前,一名致公党人站在田埂边,手拿卷尺,遥看这片土地,满怀期待。如今,花田乡已经坐拥八大国家级品牌、四大市级品牌,声名远播。

这个人就是致公党南岸区委副主委杨钢。身为致公党智囊团一份子,杨钢一手揽下酉阳县花田乡的旅游发展规划编制任务。他数次奔走在崇山峻岭间、田间地头里,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最终完成长达113000余字的酉阳花田梯田旅游区发展规划。他以自然为依理,以文化为脉络,为这片土地种下希望,描绘出一幅别样蓝图。

初遇花田之美

时间回到4年前,致公党重庆市委副主委谭净找到杨钢,告诉他,有新任务了。原来,致公党重庆市委根据2016年科技扶贫工作安排和酉阳县花田乡旅游开发需要,决定组织专家编制详细规划。

“杨博士是我们致公党南岸区的笔杆子,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写手’。”致公党南岸区委专职副主委李远忠常说。加入中国致公党15年来,杨钢跑遍区县走访调研,俯身“耕耘”,握笔“战斗”,撰写课题调研众多,反映社情民意逾百,连续10年被致公党重庆市委、南岸区委评为参政议政先进个人,深受大家认可和信任。

刚到花田乡,杨钢就觉得“有戏”。“那里有一片菖蒲盖草原,下面就是梯田,在阳光照射下,很美。悬崖下面还有一股天然形成的泉水,有很大的开发优势。”他尤其中意那片梯田,在规划说明书里,他如是描绘:“春天,湛蓝的天空下,朝霞晨雾弥漫在山水田园间;夏天,青葱稻浪,艳阳高照,光晕晃动,五彩斑斓;秋天,梯田灿灿,放眼望去,如五线谱韵,如峨嵋新月,如彩云追月,更如毕兹卡人的‘西兰卡普’,尤似西藏的‘唐卡’挂在半空;冬天,白雪充盈,落在梯田,犹如白色天梯,层层接上蓝天。”

何家岩村是花田乡梯田集中区,因梯田隔坡(埂)有花,特点显著,又称为“花田梯田”。但杨钢调研后发现,花田梯田不像云南元阳梯田,土壤黏性不强。最大的问题是一到雨季田坎就易垮塌,因为它是岩崖风化之后的沉积土。那该如何合理打造、科学规划?

展开全文

“走”出“三区五团”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杨钢每天6点起床,在村文书的带领下,“攀爬”在林间小路上。“爬山的时候,都不敢乱动,搞不好会落下去,下面就是悬崖啊。”杨钢说着,心里还在后怕。

每当走到信号不好的地方时,他不得不放弃北斗GPS,拿出备用卷尺测距定点,再把数据标识在地图上。他说:“我们学地理出身的,做规划就要接地气。”俯身行走的田野调查,对他来说,就是“接地气”。

就这样一步步地走访考察,终于“走”出来一份初步规划。可杨钢还是不放心,第二年他再次驱车前往花田乡,修改校正那些原来设想却无法落实的细节。2017年,终于顺利完成这份详细规划。

最后,规划将花田梯田旅游区分为“一轴三区五大组团”。“一轴即休闲观景轴。三区即三大景观区,分别是梯田核心景区、梯田拓展景区和生态保育景区。五组团即休闲度假五组团。”杨钢解释道。

在他看来,划分三大景观区,能让旅游者拥有不同的审美发现:在梯田核心景区中“观赏”,在拓展区域“体验”,在保育区中“考察”。同时,也能兼顾耕地保护原则,“梯田核心区为重点保护区,旅游活动可进入量力求小;在梯田拓展区和生态保育区,旅游活动可进入量能大一些”。

“地理学可上可下,可宏观可微观。”做规划时,他尤其强调自己的专业属性,宏观把握,微观追踪。四年本科,三年硕士,他在地理系深耕不辍,而后到重庆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环境科学专业攻读博士学位,毕业后,回到西南大学,在农林经济管理博士后流动站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经过数年的学术训练,他练就了一身专业本领。对他来说,这次为花田乡做旅游规划,是“化书本知识为切实改变”的机会,也是“致力为公”的党员责任。

做足“土苗文章”

“做规划时,要留有余地,保持‘弹性’,各地应就具体情况从实际出发具体对待。”杨钢说。考察路上,他发现,因为天然优势和人文环境,这里每年都吸引大量摄影爱好者来摄影观光。此外,这里还有“三宝”:山寨、梯田、贡米。如何发挥优势,因地制宜?杨钢建议围绕土家文化、云中山寨、悬崖梯田、花田贡米和生态环境等旅游资源优势,以农业为基础、旅游为龙头,打造观光、休闲、体验、养生、科考旅游产品,建成中国土家族苗族特色村寨。

关于山寨开发,他特别提到:“那些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单体建筑,可以借鉴文物保护的方法,尽可能保持古建筑的历史原貌。”坚持原生态样式保护开发的同时,他也强调要继承创新式保护开发、装饰性保护开发和创新式保护开发,“比如可以采用传统建材、传统工艺,新建一些少数民族的传统建筑;对那些与周围传统建筑风格不协调的建筑,进行外立面的‘穿衣戴帽’式改造;引导村民在盖新民居时能够延续原有的特色……”

如今,何家岩村寨掩映在树林之中,寨中房屋60余幢,其中木房有30余幢,土家干栏式吊脚楼独具特色。悬崖下的那汪清泉穿寨而过,农户们在河上架上小木桥。古朴的传统民居、生态的田园风光造就了何家岩村的独特风貌,也因其地方特色被国家农业部评为“中国美丽休闲乡村”。

别具一格的是,何家岩村主要是土家族苗族村,民风醇厚、民俗特色突出,充裕着浓浓的原生态风情,这里还有固定的戏班子,祖传艺术流传至今。杨钢认为,可以增加体验感来提高旅游吸引力,例如建设农耕文化博物馆、国家非遗展示楼、摆手舞风情体验场和土家特色百艺传习所等。“一是观赏,二是参与学习体验,传播土家传统文化,不断传承民俗特色技艺。”

说起农耕文化,杨钢走访发现,花田贡米至今还延续着祖辈人的生态种植方法,大米不施化肥、不打农药,采用间种(两种水稻种在一起)来防止稻瘟,使用农家家禽粪便来代替化肥。他提倡,这种农耕文化要好好保护。

现在,花田贡米已获得国家地理商标和国家有机食品认证。何家岩村全面建成花田贡米示范基地5000亩,辐射带动2000亩,太阳能杀虫灯、田间摄像头监控也实现了全覆盖。

走在花田的乡间小道上,云雾缭绕在山间,层层梯田闯入眼眸,杨钢看着这一切,信心满满。如今,通过土地流转、利益分红、基地务工、开办农家乐等叠加模式,花田乡已经顺利走上了“资源变资产、农民变股东、农村变景点”的乡村振兴之路,这幅花田蓝图也慢慢清晰起来……(记者 黎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