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新闻动态正文

王书金案被最高法发回重审,代理律师:新证据所涉案情与聂树斌案无关

原标题:王书金案被最高法发回重审,代理律师:新证据所涉案情与聂树斌案无关

王书金案被最高法发回重审,代理律师:新证据所涉案情与聂树斌案无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赵孟

编辑 | 翟瑞民

记者 | 赵孟

编辑 | 翟瑞民

死刑复核7年后,备受关注的王书金杀人案有了新的进展。

日前,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委托,向被告人王书金送达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裁定书认定,一审、二审裁定不予认定王书金涉嫌实施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乙的犯罪事实出现了新证据,需要对该起犯罪进行重新审理和判决。

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告诉界面新闻,他刚得到最高法发回重审的裁定,不清楚裁定中所指“新证据”为何;王书金于11月6日收到裁定,尚不清楚王书金的反应,他近期将会去河北邯郸会见王书金,以决定下一步工作安排。

朱爱民表示,最高法裁定中提到出现新证据的张某乙被害案与聂树斌案无关。2013年9月,王书金案二审宣判时,聂树斌案中的被害人就没有被认定为王书金所杀,但不管是在法庭上还是在随后多次会见中,王书金都坚称聂树斌案被害人是他所杀,并表示这一直是他的一个心结。

王书金案最早的办案民警郑成月向界面新闻表示,最高法做出发回重审的裁定“体现了法律的庄严”,但对于聂树斌案被害人未被认定为王书金所杀,他也表示不解。郑成月称王书金当初“交代得很清楚”。

王书金案被最高法发回重审,代理律师:新证据所涉案情与聂树斌案无关

展开全文

2005年1月,犯下多起强奸杀人案的河北人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落网。在供述完他在河北广平犯下的5起案件之后,他还称曾于1994年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里奸杀了一名女子。而这起案件的“凶手”聂树斌早已在十年前就被执行死刑。至此,该案因“一案两凶”引发舆论关注,由此也使得聂树斌家属踏上了漫长的申诉之路。

2006年3月9日,邯郸市人民检察院就王书金案提起公诉时,起诉了王供述的6起案件中的4起。王书金供述的1994年在广平县强奸一名妇女,因当时无人报案且未查到受害人而未被起诉。此外,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发生的涉聂树斌一案也未被起诉。据澎湃新闻报道,广平县公安局出具的情况说明称,该案“只有王书金供述、没有其他证人、证据的证实”,不能认定。

2007年3月12日,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强奸罪判处王书金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对王书金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书金不服,上诉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认为王书金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证据不符,不能认定王书金作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随后,该案报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聂树斌案平反后,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女子被奸杀案真凶究竟是否为王书金进一步引发关注。

最高人民法院裁定认为,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决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二审裁定认定被告人王书金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刘某某、张某甲、强奸被害人贾某某后杀害未遂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在复核期间,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不予认定被告人王书金涉嫌实施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乙的犯罪事实出现了新证据,需要对该起犯罪进行重新审理和判决。

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刑事审判专业委员会讨论决定:不核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被告人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撤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二审裁定和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决,发回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朱爱民说,死刑复核期间,他至少一年会见两次王书金,最近一次是2020年3月份会见的,“他当时状态还好”。

对于外界有种观点认为,“王书金把这件事情揽在自己身上,是为了多活几年”,朱爱民并不认可,“他觉得事是自己干了,有个年轻人替自己死了,良心一直不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