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新闻动态正文

继续埋雷?特朗普赶在任内从两大海外战场撤军

原标题:继续埋雷?特朗普赶在任内从两大海外战场撤军

继续埋雷?特朗普赶在任内从两大海外战场撤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记者 | 肖恩

随着本届总统任期一步步走向终点,特朗普正利用剩下的时间完成未竞的政治目标,其中一项就是从两大海外战场撤军。

当地时间11月17日,美国代理国防部长米勒(Christopher Miller)召开发布会宣布,特朗普下令要求五角大楼在明年1月15日前,即他卸任前5天,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出共2500名美军。其中驻阿美军人数将从4500人减少到2500人,驻伊美军则从3000人减少到2500人。但他并没有透露具体撤军计划,也拒绝回答记者提问。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随后补充称,特朗普希望剩余的士兵能在明年5月前安全回家,完成他在4年前竞选时作出的承诺。但届时军方事务的决定权已经转移。

此前特朗普政府已经出台了数轮撤军计划,将驻阿美军人数从8600人减至4500人,达到自阿富汗战争初期以来的最低人数;驻伊美军也从5200人减至3000人。

接下来五角大楼预计还将宣布从索马里撤军数百人。

继续埋雷?特朗普赶在任内从两大海外战场撤军

展开全文

事实上,特朗普早已开始为最新的撤军计划做铺垫。上周他打破过渡期以维稳为主的传统做法,对国防部高层进行大换血,包括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在内的多名高官被解雇,导火索之一就是双方在撤军问题上的分歧。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埃斯珀曾于本月早些时候向白宫递交了一份机密备忘录,其中指出,基于美军指挥系统的评估,目前美国尚未满足撤军的必要条件。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思·麦肯齐(Kenneth McKenzie)、美军及北约驻阿富汗部队指挥官奧斯汀·米勒(Austin Miller)和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等军方核心人员均持相同观点。

作为制衡塔利班在阿富汗势力最重要的力量,如今驻阿美军在没有周密部署的情况下撤出,引发各方面对阿富汗局势的担忧。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11月17日警告称,美军若仓促撤离阿富汗,可能会使阿富汗再次成为“国际恐怖分子的平台”。他强调,北约盟军应在适当的时候以协调有序的方式一起离开。

蹭在诸多议题上为特朗普背书的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也对撤军持反对态度。他表示,撤军“为时尚早”,这将使阿富汗政府失去对抗塔利班的能力,危机及阿富汗妇女权利,让伊朗更加“大胆”,看起来更像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胜利”,其后果可能会比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更糟糕。

“这将让人记起1975年美国人耻辱地撤出越南。”麦康奈尔说。

阿富汗战争已正式进入第20个年头,而阿富汗和平进程才刚刚有了些眉目。

根据美国与塔利班2月签署的和平协议,塔利班承诺不允许其成员以及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其他组织成员利用阿富汗国土威胁美国及其盟友的安全,条件是美国承诺在明年4月之前将其所有部队撤出阿富汗。

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的谈判也在9月首次开启,但由于双方在停火等关键问题上的立场截然不同,至今未有实质性进展,阿富汗国内仍大小冲突不断。近来塔利班加强对阿富汗几个重要城市的攻势,造成大量人员伤亡。

驻扎在南部城市坎大哈阿富汗陆军上校戈尔桑(Zabiullah Ghorzang)表示,如果没有美军的空中支援,塔利班现在可能已经坐在坎大哈市内了。

根据《纽约时报》统计的数据,刚刚过去的10月是2019年9月以来阿富汗军事冲突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个月,共有超过200名平民丧生。

毫无疑问,特朗普的撤军决定将给阿政府与塔利班之间原本就进展缓慢的和谈再添阻力。如果失去美军支援,阿安全部队将变得更加无力,而塔利班可能因此在一些问题上表现出更强硬的立场。

阿富汗“女性观点运动”成员梅兰(Metra Mehran)担心,美国在和平谈判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离开,可能会导致当地安全局势恶化,甚至引发另一场内战。

但在国外资金的支持下,阿富汗军队有充足的设备和物资供应,短期内不会因为美军撤离而陷入过于被动的局面。几名参与和平谈判的阿富汗官员表示,无论美国撤不撤军,和平谈判都是他们的首要关注点。

还有阿富汗军方官员称,即便是美国继续撤军,或者和谈僵局无法打破,他们也制定好了应对计划

同样的,在伊拉克,美军的存在也是防止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卷土重来,以及制约伊朗力量的关键。

但伊拉克方面对撤军的态度比阿富汗要平静得多。伊拉克总理卡迪米回应称,撤军是双方协商一致、满足双方需求的决定,

就在美国宣布撤军后不久,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绿区遭遇四枚迫击炮或火箭炮袭击,造成1人死亡5人受伤,其中一个遇袭地点就在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附近。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可能恢复了针对美军的袭击。

据信受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武装组织“真主旅”民兵组织在年初与伊拉克政府达成有条件的停火协议,前提是伊拉克政府拿出美军撤离的时间表。美国则在9月威胁关闭驻巴格达大使馆,要求伊拉克政府制止伊朗支持的民兵和武装分子对美国及其盟友的持续袭击。

特朗普一边要让美军回家,另一边又要把对伊朗的“极限施压”政策延续到最后一刻。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特朗普正考虑在未来几周内对伊朗主要核设施发动攻击的可能性,并于上周四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召开会议上讨论如何付诸行动。

在过渡期给中东局势添一把柴,特朗普显然要给下一届政府的中东政策留下一个充满挑战的开局。

9月在接受《星条旗报》采访时,拜登曾表示支持从中东撤军,但仍会保留一支部队执行反恐任务,保障美国及其盟友的安全。鉴于拜登曾强烈反对前总统奥巴马的增兵计划,未来他更不会扭转撤退大趋势。

一名阿富汗官员对《纽约时报》表示,没有人期待拜登政府会把军队送回来。

拜登还承诺,上任后将带领美国重回伊核协议。但短期内拜登很难扭转美伊间的敌对关系。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曾表示,无论谁入主白宫,美国都不值得信任。

伊朗将于2021年中举行总统选举,保守派极有可能再度掌权,伊朗的对美政策将更加强硬。《纽约时报》预计伊朗将对重返核协议提出苛刻条件,包括立即解除所有对伊制裁以及数十亿美元补偿金,而拜登基本不可能满足这些条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