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新闻动态正文

泡泡玛特股价跌近10%,“潮玩第一股”如何守住千亿市值?

原标题:泡泡玛特股价跌近10%,“潮玩第一股”如何守住千亿市值?

泡泡玛特股价跌近10%,“潮玩第一股”如何守住千亿市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伍洋宇

记者 | 伍洋宇

12月28日,上市半个多月以后,一路走高的“潮玩第一股”泡泡玛特股价在今日表现出较大幅度滑落,盘中一度下跌16.4%至72.05港元。

截至收盘,泡泡玛特股价小幅回升,报收77.65港元/股,跌幅9.92%,总市值1088亿——相较昨日收盘少了约120亿港元。

12月11日,泡泡玛特登陆港股,38.5港元的发行价迅速被拉升至77港元,当日报收69港元。此后,其股价一路稳中上涨,最高超过96港元,市值达1200亿港元。

事实上,美团、腾讯控股、阿里巴巴、小米集团等港股上市公司,今日股价都有较明显跌幅,分别为6.88%、6.65%、7.98%、4.01%。但由于泡泡玛特的表现一度回到了公司上市当日的水平,有许多来自外界的声音认为,这是泡泡玛特千亿市值正在得到纠正。

在迅速突破千亿市值后,泡泡玛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

泡泡玛特股价跌近10%,“潮玩第一股”如何守住千亿市值?

展开全文

上周三,有济南网友在抖音发布视频,称自己在泡泡玛特万象城店买到了已拆封的盲盒,封口处的黄色胶水等迹象使其质疑门店有二次销售行为。

对此,泡泡玛特在第二天确认该质疑属实,并表示已开除并永不录用5名涉事员工。公司接下来会对门店服务流程改进,并开展对各地门店的巡视,加强监管。

尽管此类事件问题出在员工身上,但由于曝光后多名网友反映在北京apm、北京颐堤港等门店也有过类似经历,泡泡玛特还是因该管理疏漏问题站上了舆论风口。

除了这样的偶然事件,泡泡玛特所受最大争议是其产品价值,以及是否足以支撑其当前的千亿市值。

12月25日,新华社发表一篇名为《盒子里的期待——透视盲盒消费》的文章,被视为对“盲盒经济”的评论。

文章介绍了泡泡玛特盲盒对一名“90后”的吸引,并对盲盒经济崛起的消费背景原因作出解释,最后在文末指出,有关盲盒的上瘾和赌博心理也在滋生畸形消费,并引用专家建议称监管部门应进一步规范盲盒经营模式。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韦文琦表示,对待烧钱的爱好应当保持正确的消费观念,消费者可以为快乐买单,但不该为冲动买单。

该问题之所以受到关注,的确也与行业头部公司泡泡玛特亮眼的财务表现有关。

2017年2019年,泡泡玛特收入分别为1.58亿元人民币、5.14亿元、16.8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25.4%、227.2%。净利润分别为156万元、9952万元、4.51亿元,综合毛利率分别为64%、71%、71.2%。

尽管受到疫情冲击,泡泡玛特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依然表现不俗,完成收入8.18亿元,同比增长50.5%,净利润1.41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泡泡玛特总收益为15.44亿元,同比增长49.3%。

所以,一旦IP盲盒这一目前的核心业务对于消费者的吸引力可持续性受到考验,外界对于泡泡玛特的质疑声就会更大。

此外,泡泡玛特也在面临来自名创优品的TOPTOY等品牌的更激烈的行业竞争。上市当日,泡泡玛特创始人兼CEO王宁曾对此表示,由于泡泡玛特已在该行业长时间坚持,塑造的竞争壁垒很难被轻易攻破。

例如泡泡玛特签约的艺术家,这个群体是打造IP的关键人物,而IP又是公司眼下的业务命脉所在。“这些艺术家就像周杰伦和五月天一样,你不可能再花钱造一个周杰伦。当他们出现之后,这就是隐形的、更高的壁垒。”王宁告诉界面新闻。

根据泡泡玛特投资人与王宁的发言,公司未来将在现有市场基础上继续拓展IP,去下沉市场和海外市场吸引更多人群;在跨界方面,电影和主题公园也可能是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