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新闻动态正文

335天了,“拍苍蝇”的罗湖商业城还在等香港通关

原标题:335天了,“拍苍蝇”的罗湖商业城还在等香港通关

335天了,“拍苍蝇”的罗湖商业城还在等香港通关

通往罗湖口岸的通道颇为冷清。图片拍摄:吴容

记者 | 吴容 卢奕贝

编辑 | 牙韩翔

记者 | 吴容 卢奕贝

编辑 | 牙韩翔

“买包吗,靓女?”

“LV、 Gucci的原单都有。”

“高仿要不要,就在楼上,去看看吧?不用花多少时间的……”

如果你最近路过深圳罗湖火车站,很大程度会遇到这样过分热情的“搭讪”。招揽生意的小妹们所说的“楼上”,指的是连接深圳香港的关口商场罗湖商业城。

由于新冠疫情来袭,香港特区政府自1月30日起,先后暂停了包括罗湖在内多个口岸的通关服务,并暂停内地个人游签注。没有了来往过关的游客,到发稿这天的2020年12月29日为止,罗湖商业城已萧条了足足335天。

界面新闻在现场留意到,上千家商铺的商场目前只有十多家店面在勉强支撑,包括大快活、肯德基、几家丝袜帽子店,以及部分销售高仿的皮具店。其余门店全都大门紧闭,有的只用布帘简单蒙上,有的贴出来招租、转租的字样。

一位皮具店店员对界面新闻表示,正常通关的时候,罗湖商业城的客源一般包括三类,外国人、持回乡证的香港人以及部分内地赴港游客。外国人一般来买奢侈品高仿包和手表,香港人通常光顾茶楼和修甲美甲店,内地旅客会消费电话卡等旅游相关产品。

335天了,“拍苍蝇”的罗湖商业城还在等香港通关

展开全文

335天了,“拍苍蝇”的罗湖商业城还在等香港通关

空荡荡的罗湖商业城。(图片拍摄:吴容)

这位店员表示,疫情爆发后的2月份到年底,罗湖商业城给商户们实行免租、管理费减半的政策。尽管如此,也无法解救商场二、三楼餐饮店、酒店茶楼以及美甲店,它们所受冲击最为直接,早就拉起了大门;服装店大多会拉闸,其实早有预兆,此前所售服装本来就不太时尚,生意不好加上没有客源很快就退出了。

疫情前,罗湖商业城更像是一个旅行打卡点,对于外国人来说,来这里买高仿奢侈品就像是买个手信。据上述店员的说法,他们的客人大部分是外国人,也有香港人带外国朋友来,包括日本、韩国和欧洲等,价格优惠是重要的原因,而且他们大多不在乎真假。

皮具店如今还在坚持,一方面是希望清理库存积压,另一方面是由于长期从事高仿皮具生意,没办法在短时间里轻易转行从事其它。“不到火车站门口拉生意,要怎么生存?”上述店员说。

为了躲避工商等相关部门的检查,这些皮具店的货架上摆放的都是不带logo的皮具,高仿包则放在罗湖商业城附近的仓库,待客人在店内根据的图册选好款后,才会派人到仓库拿货,拿货的店员们通常行色匆匆,时不时神情警惕地张望左右。此外,为了把控被查的风险,商家也基本上不会留微信、电话,也几乎不在网上出货。

335天了,“拍苍蝇”的罗湖商业城还在等香港通关

罗湖商业城坐落在深圳和香港交界处。(图片拍摄:吴容)

相比如今空荡又冷清的境遇,罗湖商业城曾有过辉煌的时刻。坐落在深圳和香港交界处的它,前后历经了潮涨潮退,也一直是“经济大形势”晴雨表的见证者。

1992年,在邓小平南巡的地产热潮中,罗湖商业城项目很快上马,在招标时这一地块曾以4.2亿元的地价创下当时的深圳纪录,地块最终由深圳物业集团、香港陆氏地产以及另外两家港商联合开发,总投资额接近9亿元。

罗湖区曾是深圳最为繁华的老区,罗湖口岸又是这一繁华区域中的最为繁华地段,集中了赴港接驳口、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和最早的地铁一号线终点站,这些因素加在一起曾将罗湖商业城推向了高潮。

根据1993年时罗湖商业城开始发售时的数据,场内共有1280间商铺,每平方米均价达到6万元,最高的达到了15万元/平方米,创下当时中国内地商铺物业最高售价。

335天了,“拍苍蝇”的罗湖商业城还在等香港通关

(图片拍摄:吴容)

但由于租金成本过高、经营定位不清,1994年开业后的几年里,罗湖商业城的生意一直冷清。

所幸,顶住压力的罗湖商业城很快迎来了新的曙光——1997年香港回归,两地通关的便利化,掀动了港人过关消费的热潮,币值价差、深圳便宜的物价刺激着香港人的购买欲,回内地探亲时在关口消费、兑换货币再方便不过。

1998年,罗湖商业城的店铺出租率达到100%。接下来的两年,成为了罗湖商业城的巅峰时刻,基本上卖什么都有得赚,衣服、手提包、床上用品、窗帘、茶叶等等为商铺的主要业态。商户卢女士2007年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曾表示,最旺的时期即1998年至2000年间,她的店每月纯利润最高时达到十几万。

只可惜好景不长,随着其他新建口岸的开通,罗湖口岸的人流被分走一部分,与此同时,深圳地铁的开通也分流了部分港人。

罗湖商业城的运营方为金罗湖商业城有限公司,其公关部经理何胜安此前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也承认,客流急剧下降的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地铁的开通,交通层移到了地下,加上汽车、出租车,港人从东铁一下来就很快被分流。

同时,生意转淡也和香港人消费变得相对理性有关,加之人民币大幅升值,港币开始贬值,消费习惯也逐渐恢复正常。

此外,罗湖商业城开始下坡路也和深圳商圈的转移相关,随着经济重心从罗湖向福田、南山转移,包括人民南在内的罗湖区商圈逐步萎缩,商业开发空间已变得越来越少。

2001年前后,罗湖商业城逐渐变为了假冒名牌的聚集地,去罗湖商业城买“A货”、高仿,一时间成为了不少消费者的共识。罗湖商业城被媒体关注的焦点,也不再是过去的客流量和消费风向,而是变为指责其成为冒牌货集散地。

335天了,“拍苍蝇”的罗湖商业城还在等香港通关

很长一段时间里,罗湖商业城一直以假货闻名。(图片拍摄:吴容)

来到2004年,罗湖商业城的人流量比最旺的时期减少了近一半。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罗湖商业城一直以假货闻名,并且与销售假货的北京秀水街市场、上海襄阳市场“齐名天下”,猖獗的假货也使它成为政府重点整肃的对象。

也不是没有想过转型。深圳罗湖区根治办负责人此前曾表示,对于罗湖商业城的转型,将更多通过市场手段,希望随着售假行为的根治租金的下降,商场的经营定位能进行转变,从原来的手表、手袋皮具经营转为以民族手工艺品、民族艺术品经营为主。

只不过,阵痛的过程将会很长,而且还面临产权分散的问题。据统计,罗湖商业城90%以上的商铺属于港澳以及东南亚等境外人士,深圳本地的极少。商场一共有商铺1700多间,而业主就有1331个,其中只有20个是“大业主”。相比产权单一的北京秀水街市场,罗湖商业城无论在整治还是转型上都困难重重。

从目前的招商和租金情况来看,和此前辉煌时期相比已相差甚远。

坐落在深圳和香港交界处的罗湖商业城,早年享受香港人过关消费带来的红利,但这样的地理位置也容易让其陷入依赖之中,把自身暴露在不稳定的外部环境却难于改变,恐怕最为无奈。

出于疫情有所反复,12月8日,香港政府宣布延长即将到期(12月31日)强制检疫措施3个月至2021年3月31日,港府有权随时提早通关。延迟通关,无疑给罗湖商业城雪上加霜,谁也不清楚它的未来会怎么样。

“大家都在等着疫苗,有了疫苗,可能就会通关了。”田经理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