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新闻动态正文

证监会4亿罚款不用交了!恒生电子子公司悄然改名并申请破产,钻了法律空子?

原标题:证监会4亿罚款不用交了!恒生电子子公司悄然改名并申请破产,钻了法律空子?

证监会4亿罚款不用交了!恒生电子子公司悄然改名并申请破产,钻了法律空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张晓云

5年前的A股大跌中,恒生电子(600570.SZ)控股子公司恒生网络因场外配资违规违法案件收到4.4亿“天价”罚单,一时间为市场所瞩目。

转眼5年过去了,证监会的这4亿罚款估计是收不上来了。

5月16日,恒生电子公告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决议,以99.83%的高比例通过了《关于同意控股子公司申请破产清算的议案》。已悄然改名的恒生网络拟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最终“资不抵罚”。

控股子公司因为违反规定收到了证监会天价罚单,而控股母公司是否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悄然改名并申请破产,在这当中是否钻了法律空子?

申请破产前夕悄然改名

证监会4亿罚款不用交了!恒生电子子公司悄然改名并申请破产,钻了法律空子?

4月25日,恒生电子在发布年报的同一天,还发布了一则关于同意控股子公司杭州骆峰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骆峰网络”)申请破产清算的公告。

展开全文

其实,这家名称不为外界所熟知的公司在5天前还使用着另一个名字——恒生网络。

这是一家曾经在资本市场如雷贯耳的公司,旗下产品HOMS系统更是名副其实的“摇钱树”,在2015年股市大跌前期盛极一时,为违法配资以及隐匿交易账户真实信息打掩护,使相关客户完全游离在监管之外。

当年的A股大跌之后,HOMS系统成为众矢之的。市场传言称,是恒生电子旗下的HOMS系统对股市牛市陨落造成一定影响,并最终引来证监会对其展开调查,并最终开出4.4亿的天价罚单。

2015年7月24日,证监会表示,证券公司融资融券和场外融资利用HOMS配资存在违规与风险隐患,已根据核查情况对涉案主体立案查处。

2016年11月25日,证监会披露对恒生网络的处罚决定,没收恒生网络违法所得约1.0986亿元,并处以约3.296亿元罚款;对责任人恒生电子总裁刘曙峰、执行总裁官晓岚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合计罚款约4.4亿。

不过在这一处罚决定作出后的三年里,恒生网络仅缴纳了2000多万罚款。

据恒生电子2019年11月的公告,已交纳0.25亿元,尚有4.14亿元未支付。而今恒生网络拟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资不抵罚”的情况下,证监会的这笔4亿罚款估计是收不上来了。

与此同时,就在申请破产清算前夕,恒生网络申请改名为骆峰网络也让人心生疑窦。既然控股子公司早已打算申请破产清算,为何还要悄悄改名?

对此,恒生电子向界面新闻回应称,恒生电子内部有完整的品牌商标使用规范。“恒生网络”和恒生电子极易产生混淆,骆峰网络业务已停滞4年,如果骆峰网络继续使用恒生网络的名称,将损害恒生电子品牌的形象,对恒生电子全体股东的利益产生不利影响。为了保护恒生电子的品牌声誉,以及为保护上市公司及投资者利益,所以恒生电子方面向工商局提交了更名申请。

恒生电子表示,申请破产清算,是骆峰网络在业务经营已长期陷入停滞、不再具有持续经营能力和盈利能力、并长期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下,骆峰网络管理层和股东采取的一种正常合理的商业选择。

申请破产早有打算?

2年前,界面新闻记者曾报道过恒生电子打算将恒生网络破产一事(详见报道《交不起4.4亿罚款 恒生电子子公司或将破产》)

2018年3月9日晚间,恒生电子公告称,恒生网络银行存款被冻结划拨,目前恒生网络已无法正常持续运营,处于净资产不足以偿付证监会行政处罚罚款的状态。截至2018年3月9日,恒生网络已缴付《行政处罚决定书》所涉罚没款2265万元,尚未缴付约4.17亿元,货币资金余额约为49.73万元(未经审计),截至2017年末净资产金额约为-4.21 亿元。公司将督促恒生网络依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积极配合进行处理。

业内人士认为,恒生网络的天价罚单有两种处置方式,一是由母公司代缴罚款,二是选择让恒生网络破产。

此前,有不愿具名的恒生电子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母公司恒生电子倾向于选择让恒生网络破产。“恒生网络这个公司下面之前除了homs系统外没啥优质资产了,几乎无营收,而homs系统又在2015年股市大波动时闯了这么大的祸,被监管禁了。”

另据多名原恒生网络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反映,他们早已经和恒生电子的关联公司重新签了劳动合同。外界猜测,这种操作是否为恒生电子刻意为之?

恒生电子方面对此予以否认。恒生电子向界面新闻表示,2015年下半年以来,恒生网络的业务陷入困境,公司各项业务基本停滞,其员工面临着收入大幅下降甚至失业的压力,此时部分员工自主选择离职,部分员工在恒生电子及关联企业寻求就业机会,均为员工个人的自愿选择。

另有一离职的恒生电子员工曾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在证监会2015年9月拟对恒生电子处罚到16年正式处罚的这段时间里,恒生电子就考虑过让恒生网络破产,但是考虑到之后罚单下来会没有处罚主体,引起外界更大质疑和关注,故放弃了该想法。

破产后将产生4亿利润

天价罚单后,证监会多次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西城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9年11月18日,因累计执行多次发现无可执行财产,西城法院核准终结此次执行程序。恒生网络已交纳0.25亿元,尚有4.14亿元未支付。

剩下的这4亿多罚款虽未缴纳,但在母公司恒生电子的财报中有所体现。

2019年,恒生电子实现营业收入38.72亿元,同比增长18.6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16亿元,同比增长119.39%;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8.90亿元,同比增长72.54%。

值得注意的是,其他应付款为5.41亿元,其中4.14亿元为罚款支出,占比76.52%。这4.14亿元指的就是控股子公司恒生网络所背负的前述证监会罚款,目前可以说是纸面负债。

据悉,恒生网络系依法注册的有限责任公司,实收注册资金2亿元。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咨询和服务,以承接服务外包方式从事系统应用管理和维护等,HOMS系统是其核心产品之一。

根据恒生电子2016年12月14日披露的信息显示,恒生电子直接持有恒生网60%股权,此外,恒生电子还通过宁波云汉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系恒生电子员工的创新业务持股投资平台)等间接持有恒生网络约22.86%股权。

据恒生电子2019年报,目前,骆峰网络业务经营已长期陷入停滞,不再具有持续经营能力和盈利能力,并长期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根据骆峰网络目前所处状态,骆峰网络专项事务善后处理工作小组认为其符合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对企业破产清算的规定,向骆峰网络的股东会提交了骆峰网络拟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的提案。

5月16日,恒生电子公告15日举行的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决议。本次股东大会以99.83%的高比例通过了《关于同意控股子公司申请破产清算的议案》。

这也意味着,恒生网络离破产清算又近了一步。如果恒生网络最终被法院裁定宣告破产,4.14亿的纸面负债也将不复存在。2020年,恒生电子将多出4.14亿的利润。

控股子公司因为违反规定收到了证监会天价罚单,而控股母公司是否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

上海预期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危龙斌表示,从现有的法律层面来说,公司股东只承担所认缴注册资本出资范围内的有限责任,而对于上市公众公司而言,是否应当承担更加严格的责任,目前证监会还没有这方面的相关监管规定。

那么,申请破产的事情是恒生电子和证监会沟通后的决定,还是其单方面根据公司法进行的选择操作呢?

对此,恒生电子表示,一直秉承“拥抱监管、稳妥创新”的原则,设有专门的独立合规部门,严格依照法律规定合规经营。恒生电子作为上市公司已按照上市规则的要求适当履行了相关的信息披露义务,无论是公众还是监管部门均可通过该等信息披露了解相关事项的进展。

另据恒生电子2019年报“重大风险提示”一栏称,基于骆峰网络目前所处的状态,导致公司存在不确定的各项风险包括但不限于骆峰网络未来因未及时足额缴纳罚没款而被加处罚款的风险、公司声誉的损失、潜在的业务监管风险、潜在的各项准入资格的限制以及再融资受阻的风险、骆峰网络被强制执行带来的相关风险、骆峰网 络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带来的相关风险、骆峰网络的破产清算申请法院不予以受理或受理后最终不裁定宣告破产清算等风险,受影响的程度视具体情况而定。

危龙斌同时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以及第七条的规定赋予了公司按照法定程序,在“资不抵债”时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出破产清算申请的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一条的规定,虽然行政、司法机关对破产企业的罚款、罚金以及其他有关费用不属于“破产债权”,但并未免除公司支付已决罚款之义务。

“就法律层面上讲,无法基于骆峰网络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破产清算申请的行为,而得出骆峰网络系以此达到逃避处罚之目的的结论。”但他也认为,骆峰网络作为恒生电子(上市公司)子公司,系公众公司,其在已经被处以高额罚款“资不抵债”的情况下,在提出破产清算申请前夕突然进行名称变更,显然具有降低公众影响的目的,有违诚实信用原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