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旅游景点正文

疫情冲击旅企高层震荡,换人救场能否有效?

原标题:疫情冲击旅企高层震荡,换人救场能否有效?

在新冠疫情影响下,2020年大部分旅游产业相关的企业进入冰封期,普通员工接连遭遇裁员及降薪。随着疫情的不断升级,人事动荡开始波及大型企业的中高层。

迪士尼:前CEO临危挂帅,直言想要永久改变疫后运营

近日,负责主管迪士尼流媒体业务的主管,一度被认为会接管迪士尼帝国的Kevin Mayer,宣布跳槽,将在未来担任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

疫情冲击旅企高层震荡,换人救场能否有效?Kevin Mayer(图源:网络)

这则消息可以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就在今年2月,外界还在盛传Kevin Mayer将会接替即将卸任的迪士尼传奇CEO Robert Iger,然而稍晚些时候,Robert Iger却宣布接替他的是迪士尼乐园和体验馆董事长Bob Chapek

而就在Bob Chapek接手后不久,疫情呈全球扩散的趋势,作为迪士尼第一大收入来源的乐园及度假区业务和电影业务在疫情期间完全停摆。迪士尼也采取了多种措施节约运营成本,包括停止向10万名员工发放工资,公司高层也开始削减薪酬等等。然而巨大的运营成本和遥遥无期的开园恢复,令迪士尼无法轻易走出这场疫情带来的重创。于是4月初,刚刚宣布卸任的Bob Iger再次重返岗位,重新执掌这个庞大的娱乐帝国。

重新上任后的Bob Iger表示,他想“永久改变”危机过去后迪士尼的经营方式。迪士尼在过去的种种动作表明,流媒体业务Disney+将会成为未来迪士尼收入的增长点。现如今昔日迪士尼的主题公园、邮轮公司和电影院都处在半关闭的状态,短时间内难以恢复。利用这段“线上时间”主推流媒体业务,就成为了迪士尼在疫情期间的重要关注点。

航空:多家航司管理层震荡,全球民航利润大危机

疫情对航空业的影响也颇为严重。今年2月,受到疫情影响,几乎所有航空公司都不同程度的停飞、裁员或降薪,几近破产是航空业的真实缩影。

今年2月,连续两家航司的高管层震荡。英国航空首席运营官Klaus Goersch和人事总监Angela Williams离开公司。而在此前,英国航空公司的高管们已经经历了非常动荡的一年,先前的薪酬纠纷就导致了英航历史上首次出现飞行员罢工。

几乎同一时间,韩亚航空宣布进入紧急经营模式,总裁以下的所有高管提交了辞呈。此外,总裁和全体高管分别决定退回40%和30%薪资,部门负责人也将退回20%薪资。 声明表示公司将“置之死地而后生”,开展自救。

展开全文

如果说民航业高管层是震荡,那么普通员工层面就可以称得上是血洗。全球航空业的至暗时刻之下,多数企业距离破产只差“一根稻草”的重量。

近年来全球航空业大打价格战,令许多小型航空公司的现金流不堪一击。在全球航空业中,盈利向来是一个“难题”。这个看上去高大上的行业,其实利润着实微薄。所以业界一直都有“大航业绩波动,廉航稳定赚钱”的说法。

疫情冲击旅企高层震荡,换人救场能否有效?国内航司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图源:网络)

国内航司在利润这件事上,更是如履薄冰,走得小心翼翼。疫情期间海航被政府接管的传闻甚嚣尘上,也间接反映了国内航司摊子铺得太大而造成的尴尬局面。相信此次疫情过后,各家航司不同程度收缩业务线条,努力经营主营业务,提高利润将成为大势所趋。

住宿:或收缩业务或国际扩张,住宿行业走上差异化发展之路

疫情对住宿行业的影响颇有差别。比起有着规范化卫生标准的酒店,疫情之下相对更依赖社区的民宿显然面临更大挑战。

国内民宿龙头企业途家杨昌乐疫情之初卸任公司CEO,去哪儿网陈刚继任。陈刚上任后表示,疫情期间将会着力调整节奏和气息,梳理战略地图,把资源聚焦到核心业务上,收缩意图相当明显。

另一家业务收缩的住宿旅企,则是Booking.com中国。3月初,Booking.com中国区总裁马佳正式卸任中国区总裁及全球副总裁,成立一年多的中国区独立BU(事业部)被取消,不同的业务线开始分别向亚太区和总部汇报。对于业绩一直不见起色的Booking来说,面对新冠疫情控制成本度过艰难时期,显然比继续本土化运作更迫切。

另一个在疫情中颇受打击的住宿企业OYO中国,则持续出走了7位高管,一度陷入僵局。前期极速扩张、数据造假的丑闻缠身,令其面对疫情时几乎不堪一击。5月初,网传OYO酒店已任命中国区CEO——一位印度裔的印度跨国制药公司瑞迪博士。他虽然2019年开始驻扎在上海,但是没有旅游及酒店业从业经验。另外OYO创始人兼CEO李泰熙或将卸任的消息也在网上流传,这样扑朔迷离的任命之下,OYO的前景可能并不乐观。

疫情冲击旅企高层震荡,换人救场能否有效?

然而住宿业并不全是负面消息。近日,华住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季琦宣布,设立华住集团和华住中国两个管理架构。集团方面将由季琦负责,而中国方面业务则由金辉出任CEO。季琦表示,“自己将从日常事务中脱离出来,聚焦在创新、变革、战略、探索等领域。”很明显,华住集团在今年,将会加快布局国际化业务,并在亚洲及中国市场驱动高端及奢华酒店板块的收入增长。而疫情正好给了华住战略调整布局的宝贵时间。

此外,万豪也趁疫情期间,进行了多项人事调整。尤其在中国市场,于1月初任命了白沛霖(Bart Buiring)为万豪国际集团亚太区首席市场营销官。并且期待他能够继续推动万豪国际集团旗下品牌和旅行计划“万豪旅享家”更好地融入本地市场。万豪对与阿里巴巴的合作十分重视,在飞猪上增设了万豪国际旗舰店,并整合支付功能,本土化策略显然走得十分稳健。

值此全球疫情之际,诸多大型旅企都开启了人事调整,如何答好这份试卷,掌舵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除了努力活下去,如何在疫后发力,显然是这场高层变动的主要原因。在疫情前现金流充沛的旅企,纷纷在疫情停顿期间开始布局未来,创造机遇,而一些已经在疫情前疲态初显的企业,更是趁着疫情来袭,收缩战略,聚焦主业。

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对于充满勇气的舵手而言,是危机更是转机。

文章来源:旅业链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