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旅游景点正文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文旅新重庆微信公众号消息,清江是地名,因青杠满林,古名青杠滩,是荣昌的西大门和川渝边陲名镇。在这里,一不留神便会滑进四川境内,尽管如今低调得不为人知,但也曾一手牵着川中名县泸县、一手挽着巴渝陶都安富,辉煌一时。

清江又是河名,悠悠濑水,山幽石奇,滩多水深,茂林修竹,十里碧流便是十里画屏,故曰清江。江与镇的交汇,碰撞出了清江独一无二的人文自然风景,“一庄一岛一人一技”更是清江人的自豪。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如今保存完好的清江老街不长,但韵味十足。正如其名,江孕育了镇,镇又映衬了江,清江的老街从江边开始,蜿蜒缠绵之后如一条长蛇往里延伸,隔水相望便是四川泸县,为了往来探亲和通贸方便,古时的清江乡民凑钱修了眼前这座饱经沧桑的石桥,成为这个川渝边陲小镇独特的风景线,仔细辨析着早已模糊的石碑券刻,当年的热火朝天犹在眼前。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小镇一角

老街有通衢也有防御,在古桥不远处的河岸,一段五百多米长的古城墙遗址赫然在目,巨大的条石早已被风吹得圆润斑驳,这一桥一墙、亦通亦守的格局,也暗示着这个边陲小镇百年来的命运,既有繁荣的贸易往来,也有硝烟四起的剑拔弩张。如今当这些都随风逝去,老街、石桥、古碑,老树,以及树根盘横交错的影壁,小船蓑衣,潮湿如梦,听老人讲起当年故事,一幅幅古朴的画卷伴着河腥雾岚,何等惬意。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小镇一角

往里走,老街的年轮逐渐清晰,清代、民国建筑各具风味,石朝门、石花窗、贴着瓷片的小照壁、带着圆拱门的茶馆,也有改革开放前才能看到的“代销点”,临街开一扇大窗,窗台有宽有窄,客人不进店,只在外面说明要什么货,里面的售货员便将客人要的货取出来。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精美的建筑风格

老街尽头是国画大师屈义林的故居。屈义林1908年便出生在这里,其作品以诗书画三绝著称,融会中西、题材广泛、锐意创新、雅俗共赏,被徐悲鸿称为“四川最好的弟子”。他和徐悲鸿的师生情也被传为一段佳话。

徐悲鸿是屈义林最仰慕的人,但按照当时规定,读私立学校不能转学到徐悲鸿就职的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屈义林便给素未谋面的徐悲鸿写了一封信:“……抱璞空山,寻师万里,愿借阶前天地,小试英才,莫令一纸空文,有负贤望。”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徐悲鸿

让人意外的是,两天后屈义林真收到了徐悲鸿的介绍信,还有一张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西画组的报考证,屈义林欣然赴考并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该系,后来才知道其实徐悲鸿早已注意到他的绘画天赋,收到信后故意让他参加入学考试,算是最后的考验,两人于是以这样戏剧的方式开始了师生情缘。

抗战爆发后,徐悲鸿随国立中央大学搬迁来到重庆,由于信息封闭,当时四川地区几乎没有人知其名,生活自然相当困难。但当时的屈义林由于一直深耕家乡,名声已经享誉川渝。听说老师到来,屈义林二话没说,放下一切,第一时间赶到老师身前鞍前马后,利用自己的人脉影响,对徐悲鸿进行大力宣传,筹办画展,为其卖画筹款,甚至时时充当徐悲鸿的四川话翻译,连徐悲鸿与廖静文的爱情婚姻也多多得益于其努力,可谓一代重情重义的国画大师。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从屈义林故居出来,必去拜访荣昌久负盛名的宛在洲,因为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深刻感受到成就一代诗书画大师的奥秘所在。“似我空为门外汉,伊人宛在水中央”,光听宛在之名,就足以让人感受到他的清幽浪漫。

濑溪河从荣昌县城西南流40里至清江滩,突然遇阻,冲击形成了这个南北约二里、东西宽约一里的小洲,河水一分为二,直到洲南分水垭才再次相拥而流,此洲便为宛在洲,当地人习称“河当中”,荣昌人喜欢称它“小台湾”。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从清江镇踏过石墩子到宛在洲

这里是荣昌泸县乃至渝西川南人们周末出游的热门之地,洲上有田园800余亩,竹树蔽日,柳暗花明,雀鸟争喧,波光云影,尤以桂圆和枇杷著名。十三棵上百年的古桂圆树至今每年还能结出累累硕果,每逢丰收季,自然热闹非凡。

平时则是钓鱼嬉水的天堂,从岛上曾经香火极盛的回龙寺遗址旁的码头出发,百里濑溪,百里画廊,沿河百里茂密翠竹长廊,荫蔽半河溪水,小船专择竹荫处,免于了烈日曝晒,清风徐来,听着有着传说源泉的濑溪河和二十四个望娘滩民间传说,好一个“翠竹染绿一溪水,轻舟划破半河天”。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位于濑溪河的宛在洲

有时运气好,在清江还能看到著名的绝技——非物质文化遗产黄氏杂耍。清康熙年间,黄氏家族从广东梅县移民定居清江,由于祖上崇尚武术,并有世代研习舞狮和杂技的传统,在入川迁徙过程中,不断学习途经地杂技艺术,经过世代的演变,与本地的一些武术、音乐和传统习俗等相结合,形成了具有浓郁的地方文化特色的清江黄氏杂技艺术,现存的表演内容主要有高台狮子舞、高台空翻、牙叼功夫、火流星和飞镖等,其高难、惊险、精巧和奇特让人瞠目结舌。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清江镇一角

此外苏门拳在清江也颇为盛行,镇上结伴戏武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最后当然别忘了品尝一下清江的三大名菜清江豆豉鱼、粉蒸肉和白鹅,访古寻幽猎奇尝鲜算是毫无遗憾了。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清江和毗邻的泸县方洞,可谓濑溪河庄园之乡的“双子星”,镇上曾有大小庄园十几座,和方洞庄园群奢华洋气相比,清江的庄园更低调务实,注重山水田园的完美融合,狮滩庄园则是其中典范。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庄园一角

除了3000平方米的巨大规模,土墙与小青瓦的搭配,让这座始建于清嘉庆的古庄园真的很难成为第一眼美人,但细细品来却风情万种。瓦檐掩盖下色彩绚丽的戏曲故事彩绘惟妙惟肖,斑驳大门上若隐若现的门神,倒映着倒挂门梁的木刻蝙蝠。土墙中突然闪出的雕梁画栋和花窗隔断,让人对这个乡村土院充满疑惑,即使是早已被改得面目全非的庭院花园,一缕残拱也能遐想连篇,而这座庄园的奇特还远不止此。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庄园一角

首先是其选址之妙。初到狮滩,未进庄园,便已被眼前美景震撼:濑溪河妙笔生花,在这里勾画出一弯美丽的半岛,兼以油菜花满满覆盖,梦幻的金黄中藏着古庄园的土黄,三面望江,花海簇拥,时而点缀片片青竹,平添几分隐士风骨。

这半岛、这花、这竹、这水、这庄园,也许是我能够想象出田园居住最完美的搭配了。当年湖广填四川而来的黄氏族人正是屹立于斯,此情此景,难迈步伐。无奈早有郑家捷足先登,黄家实在割舍不下,找来大师一算,更不了得!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庄园一角

此地背靠白鹤状小山,郑家宅子正在白鹤之头,房右为传说涨水时爬满乌龟的乌龟山护卫,对望濑溪河,一问此地半岛成昂首雄狮状名曰狮滩,真是绝无仅有的风水宝地,于是黄氏族人一跺脚便从宅子主人郑炳文手中购得此地,大兴土木修筑了眼前的庄园,由于不忍破坏美丽的田园风光,黄家以黄为题,栽油菜花田,修黄土庄园,仅仅于江水相望的地方,种上些许绿竹以名风骨。

第二为百年不倒。别看这庄园全为土墙,两百年间历经数次地震和洪水却坚固如初,据说前些年房屋要扩建,人们找来挖掘机拆墙,几铲下去墙倒却不碎。于是自古清江人都传黄家有秘方,此土非彼土,黄金都不换,也有人说是找高士做法之故,各种说法众说纷纭。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庄园一角

后来经考证还真有秘方,重点就在于黄沙泥和酒米浆的比例,加上精选类似混凝土机制的各种材质掺和,以及作为墙筋的青杠树精确布局,共同造就了这个百年不倒的传奇,可惜这一配方早已失传,也成为了黄氏家族一个永恒的秘密。

第三是百虫不侵。庄园三面环水,又有农田竹林,按理说蚊子应该众多,但奇怪的是,但凡在这里居住过的居民都表示极少被蚊子所扰,每逢盛夏,周围的老乡更是都喜欢来庄园前的坝子里乘凉。不光蚊子,在白蚁盛行的清江,这样以木构为支撑的庄园,窗户、大门、梁柱等所有木材却丝毫无损。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庄园一角

而神奇的原因则来自这些同为黄色的木材,据说它们来历都不简单,全是从贵州精挑细选的香樟等自带驱虫效果的上好树种,再通过长江、沱江、濑溪河,逆流而上运到狮滩。每运一批木材就要花费半年的时间,但古庄园里究竟使用了哪些木材,才达到四季无蚊虫的功效,至今无人说清。

既是地名,又是河名,这个川渝边陲小镇有点牛!

庄园内部一角

第四是排水技能。和中国传统庄园一样,庄园也完美地继承了超炫的排水技能。整个建筑现存三进,18天井,大小厢房80余间,走遍各个院落都找不到一个排水口,可无论下多大的雨,天井里面从不积水,甚至上世纪80年代的特大暴雨,淹了整个清江镇,但庄园却安然无恙。后来古建筑专家在墙体里找到了窍门,原来墙体里用砖隐蔽地砌了排水管,天井与排水管共同构成雨水收集排出系统,最后从地下暗道排出。

图/寒溪夜浣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评论